我的创业观之:生存不是问题

上上个周五在广州跟小陈同志谈我们现在在开发的这个智能家居产品,说了这里有个坑,那里有个坑,最后感叹,创业路上都是坑,整个过程就是把这些坑一个个填上,不然说不准就栽在哪个坑里了。

这是我认同的创业观,一边填坑,一边前进。

去年闲了一年,承蒙兄弟们看得起,好几个找我共商创业大举,但我把需要解决的问题列出几个时,几乎都异口同声说“这个有道理 ,但是我们先要生存下去,不如先xxxxx。那个也有道理,但是我们先要生存下去,不如先xxxx”。这还只是“列出几个”,不是“所有问题”。

"世道艰难","生存不易","大环境如此","人艰不拆","等我们有钱了,再xxxx"。。。这些催人奶下的词,非常容易得到人们的共鸣,荒谬的价值观一经这些词的包装,立马一个个感动的涕泪横流,抱头痛哭。

为了生存下去,我就可以这样,为了生存下去,我就可以那样。这里面隐藏的价值观是:不择手段。不择手段达到某种目的在很多中国人的心目中,并不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以至于中文居然有个跟英雄相媲美的词"枭雄",意思是这人虽然做事方法不厚道,虽然阴险毒辣,虽然达到目的的过程中做了不少坏事,虽然这个过程中主动侵犯到了不少人,但是这人只要干出一番事业,还是值得仰慕的。我专门去Google了一下,英文我查不到对应的这么一个单词。

所以我们会看到IT界的有能力,但是学历问题上是骗子的唐骏当年评论Google退出中国“图样图森破”,Google为了维护创始最初的宗旨"Don't be evil",别作恶,而宁愿失去中国大陆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在中国顶级职业经理人眼里,一文不值。

为了生存下去,我可以这样,为了生存下去,我可以那样。还带来一个后果,投机主义盛行,在金融领域适当的投机是有好处的,但如果投机成为一种普遍现象,特别是创业者,今天觉得这个可以赚钱,就去捏一把,明天觉得那个可能能爆发,又去染一指,最后哭丧着脸说:我也不想这样的,谁不想好好地专注做一件事啊。以这样的状态成为习惯的创业者失败了不值得同情,走狗屎运成功了也不值得尊敬。

还有,探索和投机是有区别的,探索是你认定一件事,在这过程中不断学习和调整,而投机是常常身在曹营心在汉,做出很多违心的事出来,然后慢慢违着违着,就违下去了,陈丹青说的:去TMD的,活下去最要紧。还管什么原则,什么“勿忘初心”。

要说成功,如果用“挣大钱”为标准的话,到现在为止,我几乎所有创业都算是失败的,2005年跟老余在广州开个软件公司,没挣到大钱,前两年还关闭了。2012年跟John C.打算做一个垂直搜索引擎一炮而红,也没红成。

反而是我人生中的大部份收入,“挣钱”的那一部份,都来自软件开发外包项目,就像一个包工头一样今天这个工地搞一下,明天那个工地搞一下,拿钱拍屁股走人。

如果为了生存,为了挣钱“活下去”,明显的我做IT开发包工头比做创新产品创业项目要生存得好,但为什么我还是谋求创业?吃饱了闲着没事干的节奏嘛。

越在困难的时候,越是需要原则的时候,不困难的时候你的“原则”都不需要怎么去坚持自然就成了原则的。

又有人说了,你老楠自己创业从没成功过,好意思来这里讲创业这讲创业那的?这又是我们这个国家最荒谬的理论之一:

最近马云同志很火,其实他很早就火了,不过现在更火。更早的时候,马云其实是被人当成神经病,也不火的,那时候他讲的很多“创业心得”,或者讲是那时候他讲的那些道理,现在被奉为创业圣经,好了,我这里不是预言我要成为马云,讲不谦虚点,我本来就不是马云,我干嘛要成为马云,我是老楠,我要成为马云我疯了?

我这里讲马云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提出一个假设,就是马云如果创业过程中掉到某个坑去了,后来没成中国首富,那马云没“成功”之前的那些道理,道理还是同样的道理,就因为马云运气不好掉坑里了,那些道理就变狗屁了?

如果有时间机器,我们穿越回马云讲那些道理的时候,现在就是当时的“未来”,用“未来”来验证“现在”马云有没有资格讲那些创业心得,我所想到最荒谬的事,大约也就是类似这样的了。

所以很多“成功人士”同样掉进这个巢窠里,成功之后大谈经验,成功之前羞羞答答,包括他们自己可能都忘记了,他们的“成功”,就是在他们“还没成功”的时候,自己那些“成功前的原则”指导下,取得的。

成王败寇是人类思想的迷魂药,在中国,是毒瘤,也是功利哲学信奉者们的信条,所以信奉成王败寇哲学的人,“为了生存”而做出很多违背初心的事,也就一点不奇怪了。

功利主义
阅读(1318) 评论(0) 2014-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