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二

第一段

半年来,村里的人都变得相当古怪。

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得罪的他们,所有人对我不理不睬。

我坐在村头的井水旁边想了很久,井里有人放的鱼,游来游去,我扔个石头进去,连鱼都不怕我。我看见细桃过来挑水,腰弯下去的时候,屁股像个丰满的桃子,很好看。我叫,细桃细桃,你弟弟呢?细桃没理我,挑着水腰一扭一扭地走了。

我挺喜欢细桃的,我跟我妈说以后长大了要娶细桃做老婆,我妈哈哈大笑,说等你长大,细桃崽都要有你现在这么大了,那天我闷闷不乐了一个晚上。细桃的弟弟常常跟我一起到山上去养牛,我摘到野草莓总是分给他,偷包谷的时候也总是分给他。

我妈后来常跟细桃的妈开玩笑,说我扬言要娶细桃,细桃的弟弟开始慢慢疏远我,养牛的时候不跟我在一块了。

山上很多野果,有长得像牛奶头的牛咪咪,有小小的红葡萄,还有埋在地下的葛麻根,我收获了很多,但是无人可分享。我跟我家的牛讲话,有时候它会停下吃草竖耳朵听,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听我。

我说牛啊牛啊,为什么知道我要娶细桃做老婆,细桃的弟弟就不跟我玩了。

我说牛啊牛啊,你觉得细桃的屁股好看吗?

牛也不理我。

第二段

去年夏天有一天我早上赶牛出去养,路上碰到细桃拿着一把柴刀一个人,她跟我打招呼:你怎么不叫上我弟一起呢?

我回答,我叫了,他讲泻肚子,要等他一下,我等不及,就先出来了。

细桃回答,哦。

一个人上山碰到另外一个人可以聊天,让我很高兴,特别是又碰上细桃。我跟细桃讲我们家黑狗生了一窝狗崽,我跟细桃讲昨天晚赶牛回家的时候,有只雀雀一起跟着我飞啊飞,细桃细桃你觉得它是不是在想跟我讲话呢?

我看见细桃额头上有细细密密的汗珠泌了出来。细桃说你在路口帮我看一下别有人过来,我去解下手,好不好?我说好,我说怎么你弟泻肚子你也泻,你们家的米可能坏了哦。

细桃从灌木从出来之后,我讲我也尿个尿。

我走到灌木从后面,发现几张卫生纸上很大一滩红色的血。我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我大叫,细桃细桃你生病了吗?你流了好多血啊。

细桃说我去砍柴去了,我追上去说,你流这么多血,是踩到树尖了吗?你脚没事吧?要不要我回去帮你叫你弟?

细桃涨红了脸跟我讲,我没生病也没踩到树尖,你去养你的牛,我过坡头去砍柴去了,然后快步离开了我。

为什么细桃流了这么血还要去砍柴,走路也一点没问题,我一边赶着牛,百思不得其解。

我爸以前从山上摘过大血藤回家,卖给了村里的药匠,我觉得大血藤就是治出血的,因为名字有个血字。我漫山遍野地找那种叫大血藤的药,我想找到大血藤给细桃治出血。

终于到下午烈日炎炎的时候,我在悬崖上发现了一棵,我趴下身,伸手去摘,怎么样都够不着。

第三段

全村的人还是不理我,我穿过村头村尾,我站在铁匠铺里看石铁匠打镰刀,我还在鼓楼里听他们对歌,我变得前所未有的有礼貌,跟每一个长辈打招呼,问他们去哪里,吃饭了没。

他们还是一个个像看不见我一样从们面前若无其事地走过去。

我很伤心,难道我太小就不能娶细桃做老婆吗?为什么这些人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肯定是他们都想娶细桃,我突然这么想,但是为什么女的也不理我呢?女的不用娶老婆啊。

我在村口碰到我奶,我印象里很长时间没见到她了,我奶见到我吃了一惊,然后眼泪流了下来,说你怎么也来了,宝。

我说奶,村里人都生我气了,因为我想娶细桃做老婆,奶,我先不娶细桃了,可是她屁股真的很好看啊,你们讲屁股好看好养崽。

我奶说,你过来陪我一下吧。

我跟我奶说,天黑了奶,我去跟爹妈讲我不娶细桃了,村里人就跟我讲话了。

我一鼓作气跑到我爹妈的房间门口刚要推开门,听到我爹说:

要不,我们再生一个吧。

 

我奶伸过手来拉住我,长叹了一口气说,宝,我们走吧。暮色中我俩慢慢朝坟山走去,我认出了我奶的墓碑上我的名字,孙:吴楠。

十二个故事
阅读(1936) 评论(0) 2015-02-26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 "name@something.com"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http://someaddress.com"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