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得很小:关于一个失败产品的前前后后

最近见投资机构的人,对我说:你们这个产品的故事可以讲得很大的。

身为码农的我一般来说是对“讲故事”这种提法颇不以为然的,觉得一件靠谱的事情是靠做,而不是讲出来的。当然,中文博大精深,我们把“讲故事”换成“想像空间,未来可能性,可行性计划”,码农还是能接受的。

好了,接下来我先不把故事讲很大,先讲一个小故事:关于我亲身经历的一个失败小产品。

有些老同事和相关方可能还会看到我的博客,虽然早已经时过境迁,并且当时的当事人都不是名人大佬,但是为了不那么直接,以下人名均用英文名代替。

2011年在上海,当时得到近3千万人民币战略投资的一个项目奄奄一息,请来的一个非IT背景职业经理人慢慢把公司转得面目全非,天天纵横。80个人不到的公司内部派系林立。当时邀请我到这个项目的John C.也被架空得差不多了,原有技术及产品团队完全成了点缀,就是为了可以跟别人说“我们是电子商务公司”。

谋求公司内部立项失败之后,近半年的时间无所事事,除了混开源社区,整天就是刷微博,看什么无节操花边新闻,我选择了辞职,我对John说,不管你走不走,我是没法呆下去了。

那段时间觉得一天天在虚耗生命,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大把时间混在开源社区里,后来做宝钢最大的在线交易平台“上海钢铁交易中心”的前期架构时,把Python和Node.js这类开源技术引入,为网站的多技术解决方案奠定基础,而不像之前用单纯的Java或者.Net来架构网站,网站用户一增加,就经常出现不是这样就是那样的短板。

我辞职之后约一个月不到的时间,John也辞职了。不巧的是那时候他妻子怀孕,看得出他压力巨大,我俩没事就各自从家里溜出来,在咖啡厅里讨论接下来做些什么好,如果回忆没太大偏差的话,好多天我们像准时去上班一样天天到共和新路边上的一个名典咖啡报到,我们能准确知道哪个身材不错的服务员辞职了,可能店长也换了,最近风格不太一样等等。

在John的鼓捣下,我做了几个月宝信软件的编外技术顾问,前端优化重构,Web分布式架构引入,银行支付接口重写,用户行为数据收集等。John和我在上一个项目之前,都接了多年的管理软件外包的活,他主要是接的ERP,我主要接OA和CRM,以及一些定制的类ERP系统。谈到我俩的过去,就成了杨白劳控诉大会:接这种国内的外包活太累了,天天跟甲方周旋,做出来的东西常常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理由而妥协成四不像。毫无成就感,疲惫不堪。

达成的共识是:如果要有出路,还是要做一款靠谱的产品出来。

但做产品就意味着前期要找到几个靠谱的人,同时意味着要花掉一笔钱,前一个项目融到的资金是战略投资,董事会对公司路线,人事等的野蛮干涉历历在目,管理层疲于应付这些事,根本无法制定出连续的发展策略出来。所以我俩都不愿意再在钢铁贸易行业(前一个项目就是在线钢铁交易)找战略投资了。

如果不找战略投资,还有一条路就是寻找天使投资或者是风投,想了一下,钢铁贸易作为一个在互联网上一点也不酷的行业,要进入天使投资人的法眼也相当难,再说我们当时接触到的资本圈子都是跟钢铁相关的,也没有途径去找专投互联网的天使,这条路我们挠了几天的头,觉得也没戏。不过后来徐小平投了找钢网,具体多少不清楚。

最后一条路摆在面前:我们都擅长做苦力外包,通过外包项目积累资金和人才,利润留着做产品 ------- 事实证明这是一条看似稳妥,其实艰辛而充满变数的路,为什么这么说?先卖个关子。

确定了这事儿之后,John开始在圈内找外包项目,我继续给宝信当顾问,同时给他们做移动App。这期间,找到了小K和Garry W.给我们做iOS App。这是两个充满激情的小伙子,刚从微软辞职创业,在上海大学旁边,租了一个破旧小弄堂里的小破房子埋头苦干。Garry甚至煞有其事地跟我谈起小K“他作为公司的CEO...”。

其实整个公司就他俩,公司网站上把小K的老婆任命为“资深产品体验师”。

John和我去拜访他俩的时候,小K一脸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地方太简陋”,我们离开的时候还不停说“地方太简陋”了,我一边调侃他“很好啊,Google就是从车库做起来的”,一边走错门,打开了隔壁阿婆的房门...

调侃归调侃,但其实我是很尊敬这样的年轻人的,当年哥20几岁的时候,也在广州开了一个两个人的软件公司,自己任命自己为“总经理”...

接下来小K和Garry跟我们一起做外包,John和我游说他俩跟我们一起做一个跟钢材电子商务相关的搜索产品,当时John觉得价格作为钢材市场最敏感的一个因素,我们把各个钢材网站上的价格数据收集下来供钢材贸易商浏览比价,应该是一个挺能吸引人的东西。sososteel.com当时仅仅是提供一个平台让钢贸商自主发布钢材信息,就有大量的用户。

我们当时定下一个基调,John跟甲方当时的马上要签约的一个项目的利润,用来开发一个在线产品:钢材搜索比价网,用我之前申请的一个域名500steel.com来启动,网站名就叫“伍佰钢”,有钢材500强之意。

小K当时在自己做一个app,关于女性购物的,看得出很投入。他说,我们可以一起做,但不能叫他放弃他那个app。John和我想了想,觉得这个可以商量,加上小K确实是我当时碰到最好的程序员,做东西很快,虽然总是很粗糙,但是搭的大框架基本还是挺靠谱的。他完成得粗糙那部分,我就叫技术不是那么强的程序员去慢慢修补。

第一个合作的app很顺利。第二个外包项目合作的时候,小K身边有朋友通过一个类似Instegram的app得了一笔天使投资,这可能刺激了他要赶快让他那个女性购物app火起来,他先开了一个相对他们工作量来说很高的价码  ---- John答应了。

然后在项目进行中,我们约定的进度里,小K消失了。。。消失了。。。邮件不回,电话不应,IM沉默。

Garry在我们完成第一个项目之后跟老婆去了西藏,我当时手上无人可接手,整个团队国庆长假不休息,结果被小K承诺的两个关键框架卡在那里了。这事让我大为光火,打电话给John,John说在银行正准备打款给小K,我当时极为愤怒,制止了John,说等他给个说法再给他钱。

一个还是两个星期后小K终于现身,给出的解释是:他那个女性购物app在App Store上线了,他得全心全意去做那个东西。

因为这个事件,小K和Garry中途退出了跟我们一起合作的第二个外包项目,后来Garry移民澳洲,我们继续联系的时候,他说那件事他跟小K产生了很大的分歧,后来到了澳洲,跟小K也没怎么联系了。

小K在这件事上至少突破了我两个底线:
1、没在项目开始之前申明,如果他的产品在关键时间点,可能无法及时配合我们的外包项目,导致我完全放手给他,出现问题时找不到替代方案。
2、出现紧急状况时,没第一时间跟我们这个团队解释和配合准备替代方案,而是采取打电话不接,邮件不回,IM不响应等手段。

当然,最后他那个产品也没有成功,后来我分析,其实跟我前面卖那个关子的原因类似:初创团队同时做外包和产品,做外包项目赚利润,然后通过自有资金来养活产品这种方式,没有想像中那么美好,至于原因。。。还要卖一会儿关子。

第二个项目做得差不多的时候,John跟我提起500steel.com启动开发的事。我们之前是约定4个人一起做500steel.com的,我虽然非常欣赏小K的技术能力,但前面那件事让我严重怀疑他的契约精神,我跟John说我不能再跟小K合作,破坏契约这种事我是一票否决的。

在这事上John跟我产生了分歧,他认为我们要宽容,认为可能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把小K放在一个错误的位置上了。我坚持认为破坏契约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哪怕是乔布斯赏天大一样的脸,然后对我明目张胆的毁约,也是不可合作的。

讨论下来的结论是我先过渡一下当那个外包项目纯管理的项目经理,不再涉及具体技术架构或者一线开发工作,再然后我把这工作转给一个硅谷公司的朋友Shawn和他的小伙伴们。彻底投向500steel.com的开发。

开始采用了Scrapy + Sphinx 作为基础框架来开发500steel.com,基于Scrapy框架以及自动脚本的部分,用于把爬虫放到各个钢材网站去把价格数据抓回来,基于Sphinx + Coreseek的部分,用于做全文检索。因为有了前面重构上海钢铁交易中心(那时候还叫宝时达)的经验,开发速度相当快,beta版在两周之内完成,然后就是申请网站备案号,上线等。

上线一段时间后,每天爬虫都爬回几百万条的数据,但是关键问题是:没人访问。

我每天上去看访问数据,基本上都是自己的足迹,怀着期待的心情打开网站,沮丧的心情离站。当时对怎么推广完全无头绪,之前做的项目因为有投资,他们去搞新闻发布会,软文之类的。而我们这个网站的预算区区20万,不可能做那些动作。

我只有用最笨的办法,见到钢贸商就毛遂自荐一下,但所见到的钢贸商毕竟有限,也可能是当时那个外观长得类似百度一样的钢材搜索比价网,并没有打中钢材贸易商的钢性需求,一段时间下来,效果非常糟糕,而John的期望值却是很高,没谈两句就“伍佰钢怎么一炮而红”。

这么一折腾,就到了春节,当然,春节快到,很多炮,也很多红,但500steel.com就是没有一炮而红。钢贸商对这个网站持直接的排斥态度,其中一个说:我们就靠价格不透明赚点小钱,你这个要真靠谱,我们不得失业了?就连当时在钢材电商里冉冉升起的新星找钢网,沪上钢贸商也持排斥态度,民营钢材垂直门户老大mysteel.com依旧在做收会员费卖资讯的老路。

年后,John可能也对这个产品失去了信心,他把当初从外包项目上预算用来做产品开发的利润,一半打到了我银行卡里,告诉我广州有一个App外包项目,问我有没有兴趣,我当场答应了他。

在广州做那个App的时候,小K重新加入了上海团队。已经被国内最大网络广告分销商收购的Shawn,还是不停地给我抄送那个外包项目相关的邮件,John他们重新改版500steel.com变成818717.com,企图引入外部流量,未遂。广州我负责那App的开发费用够我生活大半年的了,但开发时间其实只是两个月不到。

然后就到了2013年5月,John问我五一假期有没有安排,叫我去上海聊聊,我说我回不去了,房子退了,所有东西都寄回贵州老家了。

驱车回贵州老家呆了一个月,带父母游山玩水。

回到广东,我写邮件告诉Shawn不要再给我抄送邮件,我短时间内不会回项目组了,同时从公司的技术QQ群退了出来。到此为止,正式给500steel.com这个没多少人有印象的互联网产品,在心里立上了墓碑。

十多年软件开发外包生涯,关于这个小产品的尝试时间非常短,开发周期不到一个月,上线半年不到,但我从中总结以下几点:

  • 1、优秀的技术人才很难求,所谓“技术不是问题”那种屁话,不是随随便便能讲的。如果想要找的技术合伙人,除了看技术能力,还要看人品,没有契约和团队精神的人,宁愿不合作。
  • 2、"钱不是问题”是资本家讲的,创业团队不要去学吹这个牛,对于创业团队来说,钱就是问题,对于技术很好然后兴趣点又不一定跟你完全一致的,产品不能给人信心之前,只能通过钱搞定。
  • 3、做产品要兢兢业业地做,选择自己有信心的方向,但要明白这个过程是需要熬的,下个月就“一炮而红”的产品,是可遇不可求的,更多人是经历过多次的跌跌撞撞才做到一个还像那么一点点样子的产品。
  • 4、作为长期做技术开发外包的团队,尝试转型做自己产品的时候,碰到挫折一定会下意识地怀念做外包拿现钱的日子。那种钱虽然很累很苦,但好歹看得见钱,而做产品,可能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也看得到钱----看得到花钱。这种摇摆在多个小团队身上看到,要是不放弃做产品的理想,就得抑制住这个冲动的魔鬼。那边那位看官说了,你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不接外包,不接外包上哪找钱去?我的答案是:找投资,实在找不到投资,又要做产品,找份工作去,你不会连份工作都找不到吧?当然,你要以做外包为乐,那看这篇文章纯粹浪费你时间了。
  • 5、现在说一下前面卖的那个关子,为什么好多初创团队的那个思路“一边做外包,一边利用外包利润做产品”,多数情况下只能是“听起来很美好”?其实就一句话“你的精力是有限的”。特别是技术出身的同志,往往高估自己应对多个项目的能力,当你一边应付来自外包的琐碎杂事,一边要考虑产品的设计开发,需求之类的时候,遇到冲突,很容易就先把产品放下来。因为,做外包你面临甲方的压力,而产品,你自己就是甲方。要命的是这种冲突是纷至沓来的----当你的团队成员小于10个人,或者更甚,小于5个人的时候 。当然,如果你手下有几十个得力干将,个个都是牛B项目经理的料,你只管做高瞻远瞩的战略规划就好了,另做别论。

当下这个产品,还要一遍遍再抵挡以前经过的这些杂音,努力前行。

而以前在魔都的小伙伴们也各在各自的路上。

今天讲这事,不是为了揭老底,报私仇,我跟小K的分歧(恩怨都算不上,才几个月啊)也属于人民内部矛盾,今天讲这事就是为了提醒自己,也分享给正在做创新产品路上的创业小伙伴们,往事就算如烟,亦可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