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流水账

从家里面扫墓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组建新技术团队,产品及技术外包立项,忙得团团转。躺床上玩了下iPhone的语音识别,发现识别率还挺高,试试看这样能不能记下一点东西。

到县城,雾很大,搭老蒋借胡土豪的车,我哥和我一起去石洞镇扫墓,山路蜿蜒,能见度非常低,并且时不时下雨。

清理坟上杂草,烧香烧纸,放鞭炮。

因为下雨,父亲没有一起来,我哥我俩第一次独立扫墓,毛手毛脚。中途,堂兄西装革履,皮鞋,头戴斗笠,挑着一对箩筐过来,加入我们。

可能是因为村里人都出外打工的缘故,墓地旁边的土地灌木丛生,寂静无比,除了我俩哥哥的寒暄,只听到雨声。这跟我小时候的情形,大相径庭,那时候这座山头,有人种土豆,有人种红薯,欢声笑语,脏话满地。

我撑着雨伞,有那么一点恍惚起来。

扫完墓,开车路过我的老屋,我跟我哥提议下去看看,我俩走到房子旁边,一个村妇开门探出头来,用侗语问,你们找谁呢?我哥用侗语作答,这是我家。

我一个人绕着房子转了几圈,终究还是谢绝了村妇的邀请,没有进屋。

只是发现我以前住的那间房外面,又多了几个燕子窝的痕迹。

屋后我常躺在下面看书的那棵树,早已不见踪影,杂草丛生。

再后来,驱车县城,到贵阳,去重庆,然后,深圳。

发自我的iPhone

贵州 扫墓
阅读(1548) 评论(2) 2014-05-21
小二 :
看着,好像还蛮伤感嘛,文青。
老楠 回复 小二 :
切,哥理工男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 "name@something.com"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http://someaddress.com"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