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

从珠峰直接就赶回了拉萨,老孙先回北京,把他在大昭寺旁买的帽子留在了旅馆门上,我回上海,老杨从拉萨跟老李一起去四川,然后从四川回贵阳。

从火车站打车回我住的地方,高架蜿蜒,一路恍惚,陌生无比。打电话给两个兄弟,一个出差广州,一个出差北京。

老孙后来开始自驾内蒙等地,给我发来短信一一告之,后换好几个号码,失去联系。

老李偶尔发西藏的照片给我看,长时间不联系,后带90后女友至贵阳会老杨。

老杨回贵阳,娶妻,生子,我成他儿子的干爹。

再最后?没有最后,只是每当中午太阳很大的时候睡醒,房间空无一人,仿佛身在空旷的阿里听到葛莎雀吉的歌声。

--------- 补充,某日发现的老杨同志绘制的我们的路线 ------------------------------

西藏 游记 葛莎雀吉
阅读(2397) 评论(2) 2012-05-23
小二 :
后面那句,多小资啊。
老楠 回复 小二 :
莫乱讲,哥我标准科技工作者,不抢他们文艺青年的饭碗。
  •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 "name@something.com"
  •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http://someaddress.com"
  •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