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格王朝

我在小学还是初中的时候,在一本杂志上看到关于消失的古格王朝的传说,就一直忘不了。从小就对这种曾经无比辉煌,但是后来莫名其妙无解地消失了的古文明持相当大的好奇心,去古格的当天晚上,在札达县城找了个浴室洗了神圣的一澡(好几天风尘扑扑没洗澡了,估计要在上海,早被女人踢下床),浴室内醒目地写着“高原缺氧,洗澡不得超过40分钟”,搞的老杨我们很不解,这缺氧跟长时间洗澡有啥关系?怕是想让大家节约水,但这么说够狠一点吧。

在土林,进札达县城前,路遇一开本田CRV的设计师,带着一老(近50岁吧)一小(20岁过一点吧)两个女人下车。老孙啧啧惊叹,说这哥们口味真齐全哪。大家趁着夕阳的黄金光线(他们色鬼的术语,意思是太阳落山之前有一段转瞬即逝的光,说是世界大部份伟大的风光图片都是在黄金光线下拍出的云云)在猛对着土林拍照,大婶一边拍一边靠近老孙和老李开始鬼鬼祟祟地攀谈起来,我心想,他俩对中老年妇女的吸引力还不错嘛。正在想着这事,老李把老杨我俩都叫了过去,说刚才那阿姨想换乘我们的车,不跟另外那一男一女了,叫我们民主表决答不答应。

我们后来决定去玩古格再说,一路上阿姨开始控诉那对男女如何如何对她,那女的可能是小三云云不细说。


这就是老杨拍的“黄金光线”下的扎达土林了,ps.点击放大更壮观。

关于古格的历史和传说网上到处是,这里就不一一去复制了,没来之前让我惊奇的是为什么有十万之众的一个当时强大的王国,就这么一夜之间消失了,之后的几百年无人知晓,只到一个西方人从印度那边过来发现这座废墟,一直保持当年的模样,甚至被毁坏时的模样,但空无一人。来之后,我对着这个土堆更无法想像,这就是一个强盛王国的所在地,现在看起来,更像一场暴雨就能冲走(事实上这里极干燥,这也可能是遗址还能保存下来的原因,不过也难说,说不准几百年上千年后,被风化殆尽也不是没有可能)。


老杨摄


被传得恐怖兮兮的藏尸洞,瞄了一眼,没细看。

从山上望下去:


僧人修行的洞(较高的社会阶层,次于国王等)


普通民众的洞


宫殿内不能拍摄,只能在外面拍一张了,山顶是国王的寝宫,这个叫白宫,里面比国王的寝宫绚烂。

宫殿内的壁画极灿烂,像我这种非艺术人士都不禁感叹,更别说老杨这种艺术科班出身的人,一直啧啧声不绝于耳。给我印象很深的是,女子都极艳,前凸后翘,女性生殖器刻意相对真正的生理位置往上移,颜色鲜艳,如花绽放。佛像极雄伟,但在文革期间被破坏得很严重,基本上都被开膛破肚了,藏在里面的经书都不翼而飞。

快离开古格时,路遇的那阿姨等我们的回答,我们三个撇开老李合计了下,老杨觉得那阿姨要跟我俩挤在后座实在不方便,加上老孙对她一路一直抱怨同伴颇为忌讳,说“谁知道她跟我们一起,会不会这样抱怨我们?”,遂决定不带她走,只好委屈她自己继续当电灯泡了。鉴于我们一至认为老孙最有中老年妇女缘,推举他去拒绝那阿姨。

老孙过去满脸诚恳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们四个大老爷们,一路讲很下流的黄段子,还经常比赛谁在车里放屁放的响这些,怕你跟上我们受不了我们这低俗的风格,我觉得您还是继续跟着那对小情人比较好,其实你们就是有点小误会,你跟他们沟通好,肯定比我们这几个下流胚子在一起要浪漫得多。

后来老孙想起他在布达拉宫跟了一天的一位姑娘,说,唉,要是她能一起来多好,我们还一起吃了顿中饭呢。老杨我俩说,嗯,她来我们也就委屈点,让她来后面跟我们挤挤算了,老孙又满脸真诚地回头说,委屈兄弟那怎么好意思,让她跟我坐副驾驶好了,大不了坐我腿上,为了兄弟空间的宽敞,这点苦算什么。


唉,这位姑娘,在阿里的半个月里,听他们三个讨论你了这么多次,我居然忘记了你的名字。

回扎达县城,睡了一觉,起床,并等待老李说的全世界最美丽的晚霞。


可点击放大

注:当天我拉肚子,状态不佳,没拍多少照片,以上图片多数为老杨所拍。

西藏 游记 阿里 古格
阅读(2676) 评论(1) 2012-05-05
try :
测试邮件。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 "name@something.com"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http://someaddress.com"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