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拉萨

从那木措回到拉萨,老陈跟另外一辆车动身出发去阿里。老杨我俩决定先在拉萨呆一段时间再走,这一呆,呆了十天左右,天天吃了逛,逛了吃,吃了睡,睡了又吃,吃了又逛。。。

这期间认识老孙,一40岁左右北京侃爷,在我们住的平措康桑(就在那次著名事件中,被烧的某华社对面)的前台。老杨被他侃的晕晕乎乎的,后决定跟他搭伙一起去拉里。

老杨天天抱着笔记本电脑去顶楼的酒吧面目深沉,作学术研究状偷窥姑娘们。酒吧有三只狗,一只黑的,很胆小,一打雷就跳到主人怀里瑟瑟发抖。一只白的,被阉了,说是检来的流浪狗,没阉之前老是伤人,它整天后腿张开成八字平趴在门口,老孙每次见到它就叹息:你看你,失去了男人的那玩意儿,这么趴着也不难受了,可怜哦。另外一只小狗,你吃东西的时候它总跑你面前一边张望一边流口水,然后女主人就过来呵斥:走开走开,你看你也不害臊。



从平措康桑后面的窗户看过去,颇有点躺看云起云落,什么风卷云残之类的味道。

平措康桑前台有个四川来的姑娘,如果你下次去住那里,她还在那里,烦你转告一声,说贵阳老杨很想念她。




因为时逢敏感词事件刚过去不久,游客稀少,我们去布达拉宫的时候并没有什么人,据后来在大昭寺门口认识的一本地小男孩说,如果是以前,要排很久的队才能买到门票。


在这遇到两个深圳来的姑娘,老杨前去搭讪,姑娘指着我们的相机尖叫,你们的家伙好大啊!引得老杨浮想联翩,回去提了好几次:她们是不是对咱们有点意思?

从布达拉宫往回走的路上,听到一阵阵悠扬歌声传来,探头望去,一群妇女在脚手架上干建筑活,可能是修缮什么东西,一边唱歌。入藏一来,一直是发现是女人在干重体力活,农活等。我在昌都的哥们“龚鸡窝蛋”说:他妈拉个巴子,西藏男人衣来伸手,饭来伸口,简直是生活在天堂。


我们天天下午去大昭寺门口晒太阳,一个个一副游手好闲的懒汉模样。

最后,老杨,老孙再加上我,就只缺一个有经验的司机了。之前听过各种关于阿里的传说,什么眼前的河是干涸的,突然就满水了,车被陷了(后来在网上看到有真实的视频,一点不假),什么陷车后要露营等搭救,什么晚上狼眼眈眈发红光等等。这四面八方的恐吓言语拥过来的结果是,坚定了老杨要找一个有“西藏经验”的人当我们司机的决心。

西藏 游记 拉萨
阅读(2328) 评论(0) 2012-03-30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 "name@something.com"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http://someaddress.com"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