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5min 公里数:2.02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7kg 最高时速:8.0 * 2, 8.0 * 2 慢跑时速:6.5 * 5 平均时速:4.83

备注:昨天去跑了四个模厂,晚上还到宝安去找谢土豪,回到家凌晨一点过了,没跑。今天挺顺 ...

时间:23min 公里数:1.79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7kg 最高时速:8.5 * 1, 8.0 * 1 慢跑时速:6.5 * 5 平均时速:4.62

备注:感觉很累,几次想放弃,难道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的原因?还是选的歌曲不对?

时间:28min 公里数:2.32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15kg 最高时速:8.0 * 2, 8.0 * 2 慢跑时速:6.5 * 5 平均时速:4.91

备注:6.5那5分钟呼吸很顺,后面特意加了一分钟8速。

时间:28min 公里数:2.27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15kg 最高时速:8.0 * 2, 8.0 * 1 慢跑时速:6.5 * 5 平均时速:4.85

备注:前天周五、朋友到家里来,没跑。昨天去园山公园摘笋子,徒步 ...

时间:27.07min 公里数:2.14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8.8kg

备注:本来计划加跑2分钟8速,到后面左脚外脚背有点痛,停了下来。

时间:26min 公里数:2.0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70.1kg

备注:昨天被谢土豪叫去讨论互联网营销以及品牌建设的事,没跑。4分钟8速,5分钟6.5速,其它是3-5.5速用于过度,好像一直没学会怎么样调整气息。

时间:26min 公里数:2.0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70.1kg

备注:4分钟8速,2分钟6.速,其它是3-5.5速用于过度。因为中午感觉脚踝有点微微酸痛,加上刚开始在跑步机上用手机,两个因素导致今天状态不佳,感觉很累,看来心态对跑步的影响很大是非常正确的。

时间:25min 公里数:2.1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15kg

备注:两次8速,1次2分钟,1次1分钟,5分钟6.6速(特意增加0.1),其它是3-5.5速用于过度。跑步的过程想,之前几次没有坚持下来的原因,一是早上起床脚后跟痛,二是看朋友不是号称跑了十公里就是一个小时之类的,把那个当成目标很沮丧。接下来调整,先以20-30分钟为限,不追求达不到的目标,一点一点提升运动量,哪怕用的时间长一点都行 ...

时间:26min 公里数:2.1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6kg

备注:两次8速,1次2分钟,1次1分钟,5分钟6.5速,其它是3-5速用于过度。今天感觉气息一直没有调整好,跑5分钟6.5速的时候有点吃力。

时间:25min 公里数:2.1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4kg

备注:两次8速,1次2分钟,1次1分钟,5分钟6.5速,其它是3-5速用于过度。因为看了那个BBC记录片,说短时间冲刺然后停下来休息,恢复后继续,效果也很好,试了下,果然轻松了不少。

时间:26min 公里数:2.1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05kg

备注:两次8速,1次2分钟,1次1分钟,以前在健身房好像8速连续跑最高记录超过20分钟。5分钟6.5速,其它是3-5速用于过度。貌似这次重启跑步脚后跟不痛了,但愿能保持,跑8速的时候不自觉用前脚掌落地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以前是脚后跟落地。

时间:25min 公里数:1.94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8.8kg

备注:昨天骑了40分钟摩拜单车,被谢土豪叫去宝安看厂了,回来很晚,所以昨天没跑,但是,以后要减少此类借口。1分钟8速,6分钟6.5速,其它是3-5.5速用于过度。

时间:20min 公里数:2km 方式:跑步机 体重:69.3kg

备注:一两年没跑了,第一次,5分钟4速,5分钟6速,5分钟3速,3分钟6.5速,2分钟慢慢降下来。

朋友圈一个叫蒋华的小兄弟直播青藏线骑行,八年前大叔我也相当青春,2008, 西行

到拉萨一定要去新华社对面那个叫平措康桑的青年旅社住下 已经忘了楼顶酒吧的名字 好像叫418 老板很瘦 养两条大狗 还有 如果当年那个前台姑娘已经当妈

转告一声 说我的兄弟贵阳老杨很想念她

/media/upic/2016/07/08/new_journey.jpg

2016年5月5日,木楼科技成立。其实当天该打个记号的,像我这种没啥仪式感的人,趁没忘记,先记下。

/media/upic/2016/01/04/beatles_crossing_road.jpg

关于工作

智能家居来得没那么快,智能硬件暂时也还是大公司的天下,敲代码、融资、人来、人往,跟有些人意气相投、跟有些人意气不相投。因政治观点严重相左而跟老潘吵翻的杨博士说:我觉得,单独做生意,合伙做生意,人品相当重要,要真诚,别忽悠。

我跟杨博士政治观点也不一样,但关于这条言论,深以为然,可惜不是所有人都以为然,叹。

关于生活

上梅林、平湖华南城、欢乐海岸、香蜜湖沃尔玛、福田花鸟市场、华强北、大鹏和西涌,就这么几个地方 ...

五婆婆嫁给了一个地主,所以五婆婆是地主老婆。五婆婆嫁给地主后生了个儿子,她的儿子会说话之后很爱唱歌。五婆婆的儿子刚会唱歌之后没多久,她的地主老公就死了。

然后五婆婆就和他的儿子相依为命。

五婆婆的儿子十五岁那年,村里来了一小支军队,住在五婆婆的屋檐下。第一次见到这么多村子以外的人,五婆婆的儿子很兴奋,不停地唱歌给他们听。

有一天五婆婆从山上回到家里,军队不见了,儿子也不见了。五婆婆漫山遍野的找,村里人说,你儿子说当兵去了。五婆婆说,我儿子不会打仗只会唱歌,怎么能当兵呢?

五婆婆天天到屋后的瀑布面前哭,终于哭瞎了眼睛。如果不是村里面的人都这么说,我以为哭瞎了眼睛只是书上一种夸张的说法。地主的老婆五婆婆又继续生活了好些年,土改来了,五婆婆被戴着高帽子游行。

再接下来是批斗 ...

第一段

半年来,村里的人都变得相当古怪。

我不知道到底怎么得罪的他们,所有人对我不理不睬。

我坐在村头的井水旁边想了很久,井里有人放的鱼,游来游去,我扔个石头进去,连鱼都不怕我。我看见细桃过来挑水,腰弯下去的时候,屁股像个丰满的桃子,很好看。我叫,细桃细桃,你弟弟呢?细桃没理我,挑着水腰一扭一扭地走了。

我挺喜欢细桃的,我跟我妈说以后长大了要娶细桃做老婆,我妈哈哈大笑,说等你长大,细桃崽都要有你现在这么大了,那天我闷闷不乐了一个晚上。细桃的弟弟常常跟我一起到山上去养牛,我摘到野草莓总是分给他,偷包谷的时候也总是分给他。

我妈后来常跟细桃的妈开玩笑,说我扬言要娶细桃 ...

我的大学同学操哥姓操叫操奔,黑龙江人士。

当时到学校报道,操哥在宿舍内抱拳作揖跟大家自我介绍:我姓操,这个是第一声,不是第四声,我比大家都年长,我75年的,大家叫我奔哥吧。

后来所有人叫他操(第四声)哥。

操哥是我们班高考分数的状元,放在我们西部老少边穷地区,他的分数除了北大清华,随便选,但是在黑龙江,他就只能跟我们一起读三流大学。

操哥一开始是数学科代表,但自从他在数学期末考试的时候回头来问我:那一撇长长的啥鸡巴玩意儿。被监考的数学老师听到,愤而开骂,连积分符号都不懂,当啥科代表,然后操哥挂科,同时从数学科代表那个光荣职位上下岗。

下岗之后操哥死猪不怕开水烫,干脆天天翘课 ...

有一亩田,田边有棵树,树下有张桌子,桌子上有台电脑,我种田累了可以写程序,写程序累了可以去种田。 --- 符老七

去中信67楼开家公司,没事就使劲在地板上跳(微软广州分公司以前在广州中信大厦66楼)。 --- 阿岛

找个大屁股女人结婚。 --- 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