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upic/2014/10/30/23_3389_4e27f41ac7f0f59.jpg

I visited my hometown for the first time in 1979, when I was 11 years old. This year was memorable for all Chinese people due to the conflict between Vietnam...

学生时肯德鸡进入中国,走在大街,隔窗望见别人啃鸡腿,只有咽口水的份,两个人10元钱的代价实在有点大,占荷包鼓囊程度的百分之十了,且较之旁人堆满桌的食物,买一只鸡腿指定招人白眼。

工作后自己逛街,看见了麦当劳,挤了很久到了柜台,因为没有现在一目了然的图片,对着一串时髦的名称,不知道如何搭配选食,在漂亮服务员注视的目光下,胡乱点了巨无霸套餐,巨无霸就是汉堡包,这点还骗不了我。 

巨无霸看上去像一座小塔,起码十公分高,不知道怎么下手,左右望望却没有吃巨无霸的,踌躇之下只好整个举起,张开大口,正欲下手,忽见对面一双清澈而吃惊的眼睛正直直地盯着我,下面张大的嘴巴似乎永远也不曾合拢过,是一个10岁的女孩,旁边是她年轻的母亲...

午睡正酣之时,宿管老头楼下大喊,说有客来访,下楼认人。

春睡乃人生美事,虽不情愿,也都囔着下得楼来,却猛地被一蓬发齐背之汉挡了去路,高颧,塌鼻,颌尖却非要配大嘴,邋遢得毛衣直垂过膝,着胶鞋,背土色双肩袋,黑黝的皮肤就快刮出炭泥来。惊疑半晌,正待转身找了老头怪罪,却被那汉子的黑边宽镜和露出的白齿勾回魂来,再一定神,哦,原来是哥良。

80年代末的上海街头,哥良是绝对的骇客,上海人也怪了,他可以吐你土,但你太土他又小心了。跟着哥良,两个侗族土人确实露了一脸。赶忙排队购来四两锅贴,再求店主卖两瓶啤酒...

/media/upic/2014/10/29/ht-1.jpg

跟高铎同志做了木楼人家这个网站几年,后来交给小杨同志,今天无意输入新网址,感谢老蒋,居然还在。想想在上面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打算没事的时候复制粘帖一些过来。如果作者看到,又不同意,请留言叫我删除,先行道歉。如果有人想把另外的也让我放上来,也请留言。。。毕竟,放在这里更方便在移动设备里浏览。

不过我不能保证我的品味跟你一样,所以不是有求必应,请谅解。

原网址:mulou.net,题图:原点

  • 第 1 页 / 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