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拉萨混了十天之后,终于平措康桑顶楼酒吧老板给介绍了一个司机给我们,叫老李,操一口四川椒盐普通话,长相极似《疯狂的石头》里的道哥刘桦,同时是北京某图片社的签约摄影师,老杨和老孙就跟他同道中人相称,我这种构图都老是搞歪的人,只好在旁边悻悻然看他们唾沫飞扬,看起来这司机是由不得我来选了。

跟老李敲定好一起走之后,第二天我们先去买氧气瓶,虽然此行结束我们也没有人使用,但是出发之前这个准备是绝对正确的,像老杨这种人要是在阿里不小心见到裸女在温泉中沐浴之类的,在那平均海拔4500M以上的地方那肯定是呼吸要出问题,还是谨慎一点好。

且看此次出行阵容:

为显慎重,这里隆重介绍一下此次豪华阿里行团员

左上:四川老李,资深藏獒,在西藏飘了9年,北京某著名图片社(著名到我想不起来了)签约摄影师,其人酷似 ...

从那木措回到拉萨,老陈跟另外一辆车动身出发去阿里。老杨我俩决定先在拉萨呆一段时间再走,这一呆,呆了十天左右,天天吃了逛,逛了吃,吃了睡,睡了又吃,吃了又逛。。。

这期间认识老孙,一40岁左右北京侃爷,在我们住的平措康桑(就在那次著名事件中,被烧的某华社对面)的前台。老杨被他侃的晕晕乎乎的,后决定跟他搭伙一起去拉里。

老杨天天抱着笔记本电脑去顶楼的酒吧面目深沉,作学术研究状偷窥姑娘们。酒吧有三只狗,一只黑的,很胆小,一打雷就跳到主人怀里瑟瑟发抖。一只白的,被阉了,说是检来的流浪狗,没阉之前老是伤人,它整天后腿张开成八字平趴在门口,老孙每次见到它就叹息 ...

/media/photologue/photos/P1020955-1.jpg

一般到拉萨都会去那木措,经常有什么“一日游”就包括拉萨-那木措,或者拉萨-林芝之类的,所以第二天就起身去那木措。

就景色而言,说什么前世今生其实蛮俗的,第一次开始感觉不像在平常的人间。咱简单谈谈遇到的人们吧。

路遇向我们兜售纪念品的藏族小姑娘,老杨跟她们跳舞之后彻夜难眠。

路遇纯朴的阿旺,比我们小很多,却是两个孩子的父亲。

扎西岛上,在一对四川夫妇的帐篷里吃饭,男的说,冬天我们就走,夏天再来,我们以前在深圳打工,你从广州来的是吧,说不准以前我们路上碰到过呢,我在那边打工,呆过好多工厂,真的。女主人不言语,大家讲到兴头上,她只是看着自己的男人笑。我问 ...

进入拉萨时,时逢著名的敏感词事件(fourteenth of March, 2008)刚过两、三个月,进城时被盘查,桥两边全是列兵,加油站,银行全部重兵把守,第二天老杨同志在大昭市旁边看见一队伍经过,举相机咔咔两下,立马被人过来勒令删除。 我等良民从没见过这种战时景像,颇为震撼,我用录音笔在车里描述时都不敢高声语。

下午到布宫,这里比内地要天黑得晚(但天亮也早),那个是阴霾密布啊。

布达拉对面那座山却是金光闪闪,无比牛逼。

上图戴眼镜的小眼睛男人为我此行的御用摄影师,老杨,贵阳市排名第二室内设计师,在布达拉宫前见到女的就搭讪,成功率极低。只有下图这个深圳来的美女见他可怜 ...

/media/photologue/photos/gsh-1.jpeg

进拉萨前,很多人选择在八一镇休整,这个小镇跟内地很多小镇都差不多,据说是军队留下来的。在这听到一些有趣的故事,其中一个是这样的:有一哥们是从辽宁还是哪里(记不清了)徒步赴拉萨,说要多少天之内把体重减到某一个值,到八一时,发现提前了,于是就呆在八一好吃好喝,一个星期过去,猛地发现体重又往回涨,急忙天天健身,不然到拉萨就达不到他的目标了。

另,据说八一镇的娱乐业不逊色于内地,不过我没体验过。

这是格桑花吗?

住在这里,渡口客栈,旅馆里慢慢出现一些神头鬼屁股的人,当然,到拉萨之后就更多了,那是后话。

骑自行车的哥们。

松赞干布的故乡, 墨竹工卡 ...

这应该是西藏最宜人居住的地方了,海拔也就3000米左右,树林茂密,河水清澈,公路上不时有小野猪小家猪穿行。一路上见到不少红顶的房子,据说是广东援建的,因为我没到过北欧,以后要去那边,如果真像他们说的这么类似,考虑把那边称为“欧洲的林芝”。

下面两张图为南迦巴瓦,林芝境内最高的山,老杨拍摄,可点击放大:

老杨和老陈爬山去找更好的视角拍南迦巴瓦时,几个卖虫草的少年骑着摩托围了过来,一开始我大吃一惊,想跳到车上逃走。后来镇定下来,他们过来问,要虫草不?我说不要,我不相信这种东西,说完就后悔了,心想,应该先问下价格的,多少买一点以防他们为难我。不过他们得到我不要的答案之后 ...

业拉山是我们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接近这种藏区特点,怪石嶙峋的山。对我们几个南方人来说,看到这种山的机会还是蛮少的,我们那边的山,一般都有植被覆盖。

貌似老杨拍这种风景照比我拍的好,当然,按惯例想看细节的话,请点击看大图。

然乌湖位于昌都地区八宿县境内西南角,距离县城白马镇约90千米的然乌乡(此段文字抄自互动百科),我们有两个有趣的兄弟“对烂的板"和“龚鸡窝蛋”在昌都当老师,他们一再邀请,可惜不凑巧离这里还有一段距离,从整体行程考虑,最后没有去看他们。

这里的孩子们已经学会了跟游人伸手要东西,但一个个长的很漂亮,当然,呃,要是他们勤快洗脸一点的话,会更漂亮。老胡在贵阳的时候交待,说是要碰到小朋友伸手要东西,可先买先作业本,铅笔之类的发,别直接发钱,我们听从了他的建议 ...

在这地方第一次遇见不会说汉语的藏族牧羊姑娘,很害羞,又对我们很好奇,老杨指手划脚给她说,给你照张像行不?半天了她只是很质朴地微笑,但当老杨把镜头举起时,姑娘大惊,急忙闪躲,老杨只好放下相机很温柔地用汉语说,“不拍啊,不拍了。。。”。

这个不知名的湖,让我们第一次大为惊讶的是我们原来的目测经验完全不管用,因为没有参照物。我们呆了一会儿,我发现远处有一个小湖,就提议过去玩玩,老陈和我上车,发动。老杨很是不屑,撇嘴以示藐视,说我们这5分钟的路还开车,太娇气了,完了他一个人很英勇地表示不跟我们同流合污,要自己步行到湖边。

后果是,他走了40多分钟才到湖边,路上经历了遇到狗,害怕 ...

到了德钦就算是藏区了,这种雪山还是比较雄伟的(以下图片均可点击看大图)。

哈巴雪山

老杨拍的梅里雪山

香格里拉

老杨拍的香格里拉

老杨拍的香格里拉纳帕海 2008年6月9日, 16:32:20

-------------- 老杨日志片段 ---------------------------

6月10日 晴,14度,海拔3320M,672hpa,TRIP1453KM 尽管昨晚发邮件直到凌晨3点钟,今天上午还是5:30起床。因为听说梅里雪山是藏区八大神山之首,而它如今就在窗口对面,我们没有理由在日照金山时呼呼大睡。起床第一件事是打开窗子,隐隐约约看见神山的轮廓,我们都知道早上太阳出来时的时间是很短的,几十秒钟,金色的阳光就会消失掉 ...

丽江人很多,熙熙攘攘,古城里人来人往擦胸而过,我在这里开始感冒,头重脚轻。到达当天晚上,在古城迷路,跟老杨同志背着大包一前一后兜了半天才找到我们住的客栈,当时老杨的背包是70升的,上面又堆了些东西,从后面看去,就像一个长出小腿的背包在移动,看着极超现实。

去丽江的路上开始陆陆续续出现雪山,老杨这种没见过雪山的土老冒对着录音笔大吼大叫,抒发人生开天辟地第一次见到雪山的感慨,我这种以前到过青海的人,对其不淡定表示藐视。后来一路的雪山,当有人提醒他“某某雪山到了”,他常常有气无力地抬了下眼,回答“哦”,然后又睡着了。

晚上听来自全世界各地心怀鬼胎的男男女女隔着小河在吼歌,没有艳遇。

像打过蜡的街道。

丽江的清晨(老杨摄 ...

大理是一个慢节奏的地方,刚开始我发现自己总是走得比别人快,后来慢慢调整跟他们一样的节奏,可是回到上海,一切照旧。

坐了辆可疑的马车逃票去洱海边坐了一会儿,潮湿,可能是不是旺季,安静,有水鸟在飞。

很多年前许巍唱:我爱洱海。

以下图片为老杨拍摄(点击可放大):

这个小伙当年还是蛮清纯的嘛。

在云南没有停留多久,路过昆明的时候想起以前刚毕业时,在论坛上认识一个风趣的大哥叫“老严”的,无从再找到他的联系方式,只好作罢,继续前行。

以下图片为老杨所摄(点击可放大):

正在把笔记本的其他数据转到台式机,有点时间,就上来看看木楼,也算是临行前对兄弟姐妹们的汇报。 现把哥楠(侗语的语法倒置,如后面再有此类称呼,不再说明)说的药品公共采购补充如下:

1,氟哌酸,3盒

2,痢特灵,1瓶

3,头痛粉,20包

4,感冒药,根据个人的适应药品情况购买。我买的是SMZ+咳感敏各一瓶。

5,止咳药(含罂粟,见效较快),1盒

6,云南白药 ...

边防证,后来一直没用上

08年,在对生活和职业发展毫无目的的情况下,去西藏呆了一个多月,一直同行的有老杨,断断续续同行有老陈,老孙和老李。这么多年过去了,把它重新翻出来,放在这里,权当存档之。

当时在“木楼人家”论坛上,以石柱(到今年他已经嚷去西藏嚷了4年了,跟我另外一个兄弟老池一样,就是一直没去)等同志们总想知道我们带了些什么去,现列如下:

清单列表如下:

50-60L登山包1个(有点小,还好是在车上)

斜挎包1个

腰包1个

睡袋1个(0下7-8度)

冲锋衣1件 ...

  • 第 2 页 / 共 2 页
  • 上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