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春节

我很早就不太喜欢过春节了。

小的时候是因为家里人手不足够,父母经常会在这段时间因为一些琐事争吵。再加上,母亲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愿意倾其所有花在我们的教育等事情上面,过年却不是特别愿意像别的人家一样慷慨。

再后来,我对基于血缘伦理(这点跟母亲很不一样,她非常看重血缘伦理)以及走各种平常都不怎么见面的亲戚的虚伪仪式感深感不适,父母也不勉强我们非要跟亲戚密切来往,我也乐得回避这些事,但是难免也会碰到,家教对这方面的不看重,经常在这种场合自觉尴尬不已。

我刚刚粗略算了下,毕业后我有1/3左右的年是不回老家过的。有一年在上海,我年前辞了职,但是决定不回家过年,一个人在上海过,年后再回家看父母。大年三十下午的时候在电脑上看那部著名的《辛德勒的名单》,看得呜哩哇啦的,电影太长,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肚子饿了出去找吃的,一上街发现大部分饭店都关门了,才想起年三十这事。于是转半天发现还有一家便利店,买了一把挂面,回到出租屋找到一个鸡蛋,打了一起煮来就老干妈辣酱吃,继续看片。

年初一睡醒收到各类祝福短信,有关系好的朋友电话问年过的咋样?如实相告,皆叹我好惨。

我想半天没想明白,我自己觉得挺充实,看了《辛德勒的名单》这么牛B的电影,为啥你们又不是我,反而觉得我过得挺惨呢?后来随着年纪变大,明白过来了,其实很多人都有一种『我要是觉得这么过不舒服,你这么过肯定不舒服』的朴素情感的,尤其是我们这边自由主义者严重短缺的环境里。明白这点之后,我多年来不再跟人正经争辩我真不是很喜欢传统的过年方式这事,谢土豪除外。

我半开玩笑跟谢土豪说过年是陋习,其实我指的是我不喜传统过年那些仪式感,谢土豪大怒:你赶紧滚,不要再在中国呆了。

我爱我的父母,多年在外没照顾到他们,一直心有亏欠,好在父母都尊重子女选择,在我不太喜欢过年上面一直没什么矛盾出来,更多甚至是我妈劝我『不一定非要过年回来,又挤,车费又贵』。

我爱值得爱的亲戚,但是我认为我跟他们有各自完全独立的人生,甚至更多的是几乎没有交集的人生。

我虽然有1/3的年不是跟父母一起过的,但是这些年来我还是非常乐意选择在不是春节的时候回家,那些不在春节跟父母独处的日子,是我四十年来,跟父母在一起最美好的时光。

2013年秋天,因为事业上的迷茫,我正好空出半年还多的时间,那一年经常回家看父母。有一次跟父母驱车几百公里到我从未到过的舅舅家,外婆过世多年,村里年轻人都外出务工了,山里寂静得只能听到蛐蛐的叫声,外面雨淅淅沥沥下不停,老人们在木楼里围着炭火聊天,我妈讲她们年轻时候的事,开心时大家的笑声一阵阵充满木楼,讲到难过处,老太婆们一起抹眼泪。。。那种亲人间的感觉好过我目前为止过的任何一个年。

另外,我并不是所有中国传统节日都厌恶,比如我就愿意过清明节,除了可以上山,还有就是,面对墓碑,那种回头看旧事的感觉,实在让人难忘。

就算是春节,我并非是以一种抗争的姿态,我其实也是过的。我只是不喜欢那些繁杂的仪式感,并且,一年一度路上拥挤堵塞给我造成痛苦实在是让我觉得没必要。。。又不是见不着,我可以选择不在春节的时候跟父母团聚。这并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意思,当然有人是没法请假之类的,只能在那个时间里去,我也是理解的,我都说了,这并非一种抗争,只是我的个人选择罢了。

再往后,儿子长大了,在他未成年的期间,要是他很喜欢过年,我猜小孩子应该都喜欢吧,我还是愿意配合的,然而等他长大成人后,我们又是各自独立的人生,他愿意过就过,我不愿意折腾就不折腾,不过那时候我可能已经老得小便都困难了。

春节 过年
阅读(163) 评论(0) 4 个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