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tried to retrieve data using id (BigIntegerField) in Django, but returned empty queryset.  

After trying several times, found all of the ids became 6977919360329322000, this id was not in database.

No idea …

insperation by https://twitter.com/realhuazong

适合当写程序时的BGM.

家里一个连接信息板的小显示器是某宝上买的电子垃圾, 经常重启树莓派后显示“无信号”, 像碰运气一样拔插电源成功.

今天实在受不了, 网上查了下, 

vim /boot/config.txt 里把 config_hdmi_boost = 前面的注释去掉, 重启, 搞定.

上一行的注释里写着门板大一样的一行说明: “uncomment to increase signal to HDMI, if you have interference, blanking, or no display”.

apt autoremove --purge

能放出不少个G.

扫码,保安很拽说48小时绿码不能进,大摇大摆尾随一个人进。刚才开车进来啥码都没有扫,荒谬的世界。

这都2022年了, 居然还有人打电话到公司来推销“中文域名”, 多么神奇的穿越...

个人数据成为大数据的一部分,并肆无忌惮以保障安全的名义横行,对古典自由主义者是坏消息,但是,它终究会反噬自己。
用如下语句Group By并算出每个类别的总和, 总是得不出要用的结果, 也就是分组总不成功 queryset = MyModel.objects.all().values('category').annotate(total_amount=Sum('amount'))

打印Sql语句之, print(queryset.query)

发现Group by 条件不只是把category列进去了, 还把另外一个字段A也列了进去, 原来是是模型里用了字段A默认排序, 给自动加到这来了.

清空默认排序, 改成如下语句即可:

queryset = MyModel.objects.all().values('category').order_by().annotate(total_amount=Sum('amount'))
/media/upic/2022/08/10/a5e803a67168429f9a81f4ae392b893f.jpeg

... 院中有一棵梨树,到梨树开花的时节,他就会搬一把躺椅,沏一壶茶,拿一本以前来不及读的书,喝两口茶,读几页书,有时会睡上一会儿,睡醒之后就会看见,雪白的梨花一朵朵落到他的书中...

... 你需要一段悠闲的时间,去品茶,去读书,或者什么都不做,只需要一个黄昏,看梨花如何从身边飘落...

----- 郝群

简体中文圈里, 以后是不是再也不会有深沉复杂的感情了?

因为不满意几个工单, 最近频繁收到跟阿里云相关的推销电话, 这是被报复把我电话泄漏出去了吗? 

这个电话很少用, 一般人不知道.

早知道把那个接垃圾电话的手机注册好了.

最近烂尾楼事件,看到一些报道说很多人为了获得贷款虚报比实际高出好多倍的工资的事,我突然想起我当年买房子,带着人事给我开的工资证明,中介说你这个太高了……去朋友公司再开低一点的证明吧,结果我去朋友公司开了一张是我实际工资1/2不到的工资证明给了他们。
在truffle-config.js里增加配置节 compilers: { solc: { version: "0.8.15" // 或者你想要的Solidity版本 } }

看来要开始教Python了(主要是我对Scratch没兴趣), 另外弄一张卡把他的Raspberry Pi 400装个RetroPie弄成游戏机激发一下?

https://blog.cnscud.com/docker/2021/11/17/docker-buildx.html

关键命令:

docker buildx version docker buildx create --name mybuilder(or whatever name) docker buildx use mybuilder(or whatever name)

 

docker buildx ls docker buildx build --platform linux/amd64,linux/arm64 -t dockerhub.domain.com/laonanblog:1.0 . …
中国人的思想世界其实是很困惑的,比如“独立思考”吧,大部分人就只能从字面意义上理解,本能地“要跟别人不一样”,但一般就不往下想为什么“不一样”了。不说具体方法论,仅思想层面而言,一个令人沮丧的事实是,再奇怪的想法其实都有前人想过了,对绝大部分人来说“独创”的主意其实是不可能出现的,若不尝试构建系统的思想体系(非原创的即可),只能在各种甚至可能相互矛盾的“独立思考”碎片里转圈。
陪儿子住一次院,见几个崩溃的父母。

打算开发一个小小的物联网JS SDK, 想想现在都是所谓的“现代JS框架当道", 琢磨着做成npm包

我艹添加一个依赖, node_modules里多出几十个文件夹...

docker exec -i registry_name sh -c "registry garbage-collect /etc/docker/registry/config.yml -m"

注意: 会把所有镜像都删掉...如果不是实在硬盘没空间了, 别这么手残.

ref: https://blog.csdn.net/qq_36522728/article/details/108485470

  • 第 1 页 / 共 24 页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