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dia/upic/2018/08/22/laonan_blog.jpg

长这样子,点击这里这里

春节期间升级了一下这个App,把通过订阅号发送图片改为通过小程序发送。

两年零维护居然还有人用,出乎意料。

原来apk的签名搞丢了,不能直接内部升级,需要重新到 www.sijiphoto.com下载新的apk全新安装。

Android端用开源AndroidImageSlider换掉了原来的fresco + view pager,感谢原作者, github:https://github.com/daimajia/AndroidImageSlider

以前老版本说明:发布了个小App

/media/upic/2017/09/06/newproduct.jpg

去年决定立项做一个精致有趣的小产品,因为30岁左右那会儿热衷过一段时间户外,加上佳光总部一直专业做LED的,我打电话给谢土豪问:我想做个露营灯,可以不?

谢土豪做了二十年的户外用品,LED手电和摄影三角架等器材,他电话里回答:搞!

这一搞,就是近一年,量产在即,记录并重新审视一下产品之路。

夹带的私货是,量产之后要销售,就算软文吧,我得让产品在互联网上留下痕迹,我发现我这个博客在百度上的排名高于公司官网,Google上则不然。

/media/upic/2016/03/24/blog_siji.jpg

发布了一个大屏远程分享照片的Android App,使用微信把照片不限时间和地点传到某个屏幕上。

做了个官网:http://www.sijiphoto.com,感谢http://html5up.net/提供的免费响应式Web模板。

点这里直接下载, 也可以在沙发管家电视应用市场 -- 实用工具里下载。

教程:点这里

来来来,听首歌:《春夏秋冬》-- 张国荣

用到了以下开源框架及第三方服务: 1、fresco. 2、volley. 3、django. 4、django rest framework. 5、微信接口. 6、个推.

/media/upic/2015/10/09/flashlightandpowerbank.jpg

中秋及中秋之前“微际生活”(http://www.weigi.com.cn)和深圳市鑫辉光电有限公司(http://www.sunwayman.com/)送的两个小玩意儿,晒一晒之。

/media/upic/2015/03/27/devices_t.jpg

煤气警报器,上面写着“保护你家人免受沉默杀手的伤害”,华强北买的。过年回来,我们家领导在厨房煮东西,过程中她出去买菜,我跟小外甥在客厅聊天,聊一会儿她说要洗澡。我说我帮你把煤气开好,我去开的时候发现阀门是已经打开了,心里嘀咕了一下,下意识关掉。

然后突然想起要给小外甥开好煤气,于是又重新打开。完了回到客厅继续聊天,突然过一会儿警报声大作,我捂鼻开窗跑去检查,发现是厨房煤气灶漏气(刚刚我关了又开导致的),关上,满头汗。

在我这个故事的影响下,两个同事分别叫我又帮他们买了俩个,喏,就是下图这玩意儿,标准三无产品,全英文,估计是出口用的:

优点:便宜,60元一个。

缺点:太丑,太TMD丑了。

不知道是优点还是缺点:相当灵敏,在旁边喷杀虫剂之类的也会警报。

改进空间:重新做ID设计,加上WIFI模块跟手机对接。

另外就是这个东西了,感应LED灯,50块,这东西本来我没打算买的。主要是前段时间买了个小蚁IPC,就价格来说,100多块,物美价廉,但是晚上啥也看不见,想想一般小偷多是随风潜入夜的主,就另外买了一个这个东西来配合摄像头用。

其实是想说小蚁摄影头的问题,如果加上夜视功能,还有,软件做一些改进:比如我设定某个时间段内,只要有活动的影像,立马向我手机报告。

这样的话,成本会提高多少?零售价会超过200块吗?

还有下面这个,等等,搞错了,这是领导雄心勃勃用来建阳台植物园的仪器,我也不知道干啥用的。

/media/upic/2015/01/16/sohu_t.jpg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我今天在FQ了解SIP和WebRTC的东西(非技术人员别问我这两个东西是啥,是我们产品博特拉上要用的),然后Android程序员小苏过来跟我讲老楠我们的vpn过期了,我说你自己找一个吧,小苏找了一堆发给我,我过去转来转去看半天,说,还是你找吧。

这么东找西找就把刚才学习的事儿给打断了,于是打算上下微博歇一歇(小苏很郁闷:怪我咯,你自己想上微博看无节操段子,领导就能随便怪人咯。)

一开微博发现搜狐那个查尔斯.张(张朝阳的洋名)发了这么一条新浪微博:

然后评论来了:

搜狐老板在新浪微博说去苹果应用市场下载QQ浏览器,然后就传开了。。。。

搜狗浏览器开始卖萌:

QQ浏览器当然不能放过这个送上门的机会啊(当然,阴谋论的话,可以怀疑他们是先串通好的,搜狐和腾讯有相互入股吗?):

既然搜狗浏览器提到了“网易”,网易客户端也不甘落后:

就算所有人都不提到他,中国互联网上肯定有一个人是不甘寂寞的,红衣大炮怎么可能错过任何一次互联网话题营销的机会?

结果,今天这件小事,同时有搜狐,网易,腾讯,360的产品SNS营销推广,但在社交媒体上,大家乐呵呵地接受,并不觉得突兀和是明显的软文(除了周鸿祎那个转发稍显生硬)。

按小学写作文的套路,要“我不由想起革命前辈XXX的XX精神来”(Android程序员小苏在旁边很不屑:那是你们老家伙这么写作文的,我们90后小学时不这么写了)。

我不由想起前面拜访的一系列号称“关注互联网思维”的传统硬件行业老板们的反应,他们虽然言必称“苹果小米”,但态度却是不大一致的。

一派是对所谓的“互联网思维”嗤之以鼻,说这帮人不是就忽悠得好么?不就是马云在机场那些录相“你今天对我爱理不理,我明天让你高攀不起”像传销一样的演讲么,这么虚的东西,有什么好的?

另一派是,“我很重视互联网,我也要转型向互联网靠拢,你帮我想想,哎,对了,我有个XX项目在哪里,很好的关系,我们把互联网思维搞进去,包装一下,国家有专项高科技补助资金。。。”

都是会营销的老板,会营销的互联网公司老板跟会营销的传统行业老板,到底有什么区别呢?以前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今天通过这个事不由想起革命前辈。。。哦,不对,是不由想起老板们的几点来:

1、会营销的互联网公司老板往往身段放得很低,至少在互联网上是这样的,一个屌丝用户可以在网上直接跟产品的老板对话(连乔布斯这么高冷的人都直接回用户的邮件)。

2、会营销的传统公司老板要维持住自己的身段,谱要摆得足,以表明自己有实力,普通用户想直接反馈信息到产品的老板那里,门都没有。

3、会营销的互联网公司老板把产品和传播看得比天大。

4、会营销的传统公司老板把“关系”看得比天大。

另外一点不知道是不是中国互联网的特色,产品官微拟人化,不过这个虽然互联网公司占比例大,我也见过传统公司运用SNS营销又让人乐意接受的例子,那就是杜蕾斯新浪官方微博,当年圣诞节还是什么鬼节,不知道是哪个明星发了一句“今晚不XXXX的人,祝她明天怀孕”,杜蕾斯官微飞快地评论并转发“别怕,有我!”。

明明知道这是广告,也乐不可支。

相对那些号称“极度重视互联网营销”的传统公司传统产品官微,在新浪微博上天天发的“某总今天又访问了某某公司,双方达成X亿合作”,“XXX产品今天获得了国家级创新XXX奖”,杜蕾斯们的SNS营销甩他们几条街。。。

想想我今天居然总结了这么牛B的诀窍出来,忍不住提键盘准备给营销部全体同事群发一封“智能家居产品如何利用互联网营销的宏伟架构”邮件,Android程序员小苏走过来很不耐烦地催,老楠别YY了,VPN找好了,你支付宝过来交钱,赶紧点。

好吧,先交钱让VPN能用先。

/media/upic/2015/01/05/ny_544_300.jpg

一般来说,在2015年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按回车发送新年感悟之类的,比较有仪式感。

但我又天生不是一个很有仪式感的人,常常自己都忘记自己的生日,只到有人祝福时才想起:哦,今天是我生日啊。

所以拖到今天,写写新年。

2014年是自己逼自己转型的一年,我实在厌倦透了十年的软件开发外包,特别是面对国内的甲方,大家像一对冤家相互咒骂,又谁也离不开谁,乙方呢,更像那个傍大款的二奶。当年跟老池刚认识的时候,他打了个比方,我们搞技术的,就两种命运,一是做较大的项目傍大款当二奶,二是开发个小软件站街当小姐。。。其实快十年过去了,现在回头来看,如果站街站得好,搞成连锁站街,站街O2O,要比当二奶有前途得多。

我俩当年选择了一次包养费更多的当二奶,一干就十年,面对甲方,想要什么普士配合什么普士,除非条件实在不允许。

从OA到CRM,从CRM到ERP,从ERP到电子商务在线系统。。。

 这次下定决心做产品,同学的朋友的外包单子,拒掉,哪怕裤腰带勒得一天比一天紧。

智能家居是什么?以前从来没认真想这个问题,做博特拉虚拟管家也是因为正好碰上豪哥一直是围着房子转的。加上在深圳,深圳做硬件相关的东西在中国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2014-04-21  发出第一条任务,编号#49,算是正式立项。

中间进行了两个月的调研

2014-06-20 确定硬件方案商

2014-06-20 写下第一行代码

2014-07-14 确定交互设计主设计

到现在,超过半年过去了。中间经历了公司合并分拆,变更,小伙伴的离职入职,产品原型机还没完整呈现出来。传感器,视频对讲等一个个坑等着填,资金和人才的问题还在后面追着。

我一遍一遍对怀疑我们的人说:若一件事这么容易,怎么轮到我们来做呢?

智能硬件的春天要来了,这一次,无论多痛苦,要坚决抵制住回去当二奶的诱惑。

我对着手边那块主板说:“小风,今年是我们起飞的时候了”。

那块主板回答我:“对不起,请您再说一遍。。。”。

好吧,接下来,说一万遍都行。

/media/upic/2014/11/14/talky.png

最近在查关于在手机端上即时视频通话的资料,除了一些老牌的sip客户端如Linphone这些,google有项技术叫WebRTC,用意是直接使用Javascript调用实现实时视频通话,不少人也打主意把这东东移植到移动app里去。

查找过程中发现http://talky.io(复制这个网址粘帖到浏览器访问,最近这个博客的这个CKEditor抽风,不能直接写链接HTML,有空再改)基于WebRTC技术开发网站,在首页给对话取一个名,点击"Let's go"按钮进入,把网址发给别人,你们就可以不用安装任何插件进行视频聊天了。

古时候,当年读大学,没有微信,QQ没有群,好多人在要装插件的视频聊天室里眼巴巴等表演(你懂的),还要抢麦。。。

暂时只支持Chrome,Firefox以及Opera的高版本浏览器,又土又老又过时的IE玩不动,国产山寨浏览器也玩不动,那什么360极速浏览器跟Chrome是基于Chromium的,可以一试,我没试过,不知道。

/media/upic/2014/08/14/smart_home_1.jpg

自从决定立项做智能家居产品,需求探索过程中,慢慢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什么样的家用电子产品,能在这个时代,对得起“智能”这个称呼?

我们国家的新产品设计思路有一点是有共性的:功能越多越好,功能多,又便宜,那才好卖出去。我不知道这个特点是甲方合同导向带来的,还是工程师思维(工程师有时候很无辜,因为不善辩论,明明是产品经理不到位,也把罪状加到工程师头上去)?我们常常看到的国内IT开发外包谈判分成什么“内容发布系统”,“客户管理系统”,“广告管理平台”,“论坛”,“留言板”,“博客系统”,“客服系统”....而这一堆“系统”,只是为了一个报价2万块的旅行社官网。

现在想想很好理解:为了报价单。报价单上有各种明细,每一项明细有一个价格,总价为这些价格之和。

基于传统的占便宜思维,甲方往往也只是在报价明细的单项上压价,而不是认真去考虑什么是自己要的,什么是不要的。原因也很简单:多数情况下甲方没有产品经理,而把自己的需求分析指望乙方来完成,这好比房地产开发商指望建筑工程队来帮自己规划楼盘。当然,现在比前几年有所改观,但依旧是一个普遍现象。

然后,我们现在把注意力从软件外包回到产品研发上来,国内这种环境,好多时候产品往往不是产品经理调研分析出来的需求导向,而是营销导向。早年间我在当一线工程师的时候,整天被市场部的同事奚落:你们做技术的思想太呆板,做产品要跟得上市场,闭门造车怎么行?那时候产品经理不像现在这么风行,没有产品(项目)经理的过滤,工程师直接面对客户或者市场,比现在惨得多:界面太丑,功能太复杂难操作,界面太花哨,功能太简单没有卖点,全怪技术部的工程师们。

好吧,吐槽完工程师思维,要向市场看齐,我们来听听一般市场人员是怎么对需求理解的:

功能要多,不然用户觉得太贵,当然,要价格能更便宜更好。 界面要漂亮,大气,简洁,你看XXX产品?(小时候读书,总有个“人家的孩子”,工作后,总有个“人家的产品”)。 操作要简单,傻瓜式的,明白不?用户不是程序员! 客户要求这。 客户要求那。 客户是上帝。 有冲突是不?你们怎么逼事这么多?那好了,我要求不那么高,你能不能做成用户自定义?你们要把功能做得灵活点,不要这么死板行不?

除了业务员急于签订单,以及应付客户的压力(有些订单后续过程需要业务员来面对客户)上的小心思,某种角度来说,业务员确实是最接近用户表层需求的人。注意,是“表层需求”,真实的深层次需求,是依赖产品经理去挖掘和分析的。对于没有产品经理,或者产品经理不合格的产品团队来说,看到这些需求,头都要炸了:功能又要多,功能又要简单,傻瓜式操作,还要自定义,我艹,你们知道什么叫基本逻辑不?乔布斯如果生在中国,被强制实现这样子自相矛盾的需求,我估计他复活了还能再死一次。

老板再补一刀:要快,要好,要省钱,下个月第一个版本能出来不?

开发团队(无论有没有产品经理的)肚子里骂了N遍娘之后嘟囔:好吧,我尽力。开发团队累死累活消极对待出来的产品一般是这个样子的,哇,功能好多,哇,真TMD难用,哇,怎么这么多bug,哇。。。

于是客户骂业务员,业务员去找开发者:你们怎么做成这样子?开发者掰手指开始数:你看,A功能,你说要的吧,做出来了。B功能,也是你说要的吧,做出来了。C功能。。。

最后就会发现祖国大地上,到处是一个产品N多种眼花缭乱的功能的繁荣景象。比如我前面博文说的,可视门铃上有视频点播之类的功能。

这个过程中,业务员有错吗?没错。开发者有错吗?也没错。老板有错吗?更没错,哪个老板希望你做东西又慢,又烂,又巨花钱的?那为什么现在国内所谓的“智能”家居产品,大多数这个德性?

原因好多人都明白:偏离了真正的,深层次的,逻辑自洽的人类需求,核心需求摇摆不定,或者压根没有核心需求,眼里只有订单。但理由貌似也很坚挺:道理都懂,可是我们首先要生存下去啊。。。

说得远一点,这就是中国人当下的哲学,像陈丹青说的:把活下去当最高目标,这是猪的需求(非原话,原话好像是猪权。。。)。

解决方法当然是优化产品研发机制,靠谱的产品经理雄起,广泛收集用户意见,但不把用户意见当上帝旨意。

假定上面的问题都解决了,靠谱产品经理也雄起了,用户不靠谱的需求也可以很爽地掏出左轮右轮手枪直接枪毙了,回到标题这个问题来:怎么样才能算这个时代的智能家居?

别把电脑,平板,手机之类的设计思想不动脑子直接搬过去,每设计一个产品,不要因为跟现有产品相似,就大肆照搬现有产品功能甚至设计思想,把一个平板放在冰箱面板上之类的,不叫智能冰箱,叫智能平板+普通冰箱。 远程控制算不上智能家居,所有遥控集中在手机App里,也算不上是智能家居,如果这些东西造成用户相对使用现有产品,需要更麻烦的配置,是Geek才能玩的东西的话,不如收回来只做好一个不用太多配置的功能。 多想用户的使用场景,怎么样用户才不骂娘。 要重点考虑传感器,用好一个传感器,比你花心思在软件应用里多实现一个鸡肋功能要强一万倍。 也许多年之后才能实现人工智能进入寻常百姓客厅,但从现在开始,尝试把你的产品当一个温暖的家庭成员对待,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设备。 家居系统松耦合,科幻电影里的场景很美好,但如果Apple和Google都没能力一下子整合客厅里的所有事,你还是老实把你那个小产品做好先。不要动不动给客户吹嘘你的“全套整合方案”。

最后,智能家居这个概念叫了这么多年,甚至远在移动互联网出现之前,总不能永远是概念下去吧?现在可能是开启智能家居时代的时候了。

点名时间 demohour.com

在小陈同志的介绍下,发现这个网站,据说是国内做得最好的众筹网站。但是他们自己自称是"中国最大智能新品,限时预购"网站,对众筹这个模式没兴趣,但对里面介绍的各种产品有兴趣,做产品过程可以那啥,它山之石攻一下玉?小陈同志的另外一种思路是:就算你不想从这上面筹到钱,展示你的产品原型看用户反应,总可以吧?

国外一些较知名的众筹网站:AngelList, Kickstarter, Indiegogo

中国智能家居网 smarthomecn.com

搜索引擎上排名挺高,传统媒体性质,具有中国特色的智能家居垂直门户网站。

/media/upic/2014/07/22/skybell.jpg

在浏览关于nest labs被google收购的文章时,无意发现这个叫skybell的智能家居产品。

功能很简单,有一个可转动摄像头,麦克风和按钮,以wifi跟手机连接。按下门铃时手机或平板给出提醒,可与访客互动,无论在不在家,并且支持多用户。

就算有人经过不按门铃,也可收到手机提醒并查看视频。

没提供直接用手机开锁的功能,不知道是不是基于安全考虑。

除了它官网上介绍的应用场景之外,可扩展的需求场景:

 

帮哥们躲前女(男)友,我一哥们,当年一起开皮包公司的,跟前女友闹分手,对方直接追到另一个朋友家里,如果有这产品,可以提前看到门口站的是谁来决定谁躲到衣柜里去。

不出门拒绝上门推销。

基于安全的录像,比如被查水表时录下作为证据。

反向偷窥,开party的时候事先知道谁跟谁暗地有一腿。

 

从其官网上的报价来看,199美刀,不便宜,拿到中国估计除了太贵这个问题,还有一个,这个产品显然是为house而不是apartment设计的,市场份额太小。

官网:http://www.skybell.com/

最近在国内网站看到的一款类似产品: http://www.demohour.com/projects/346653

案例1:

甲方:给我定制开发一车子,要快点开发出来,质量要好,要便宜,最好花2万左右能搞定。 乙方(拿出小本子和笔,做认真倾听状):能谈谈您的需求吗? 甲方:当然要可以遮风挡雨的,敞篷的不实用,坏了很麻烦,前段时间成都一哥们,你在网上见过没?笑死我了,开着敞篷被淋一身。油价太高,要低功耗,要有很好的安全设计,唉,停车好难,停车费好贵,如果能随时停车不被抄牌,也不要钱的话多好。小X,你觉得特斯拉怎么样? 乙方:X总,特斯拉不现实,人家毕竟是全世界最尖端的blablabla,但是电力驱动我觉得是个好主意,我们可以先实现这个,以后再考虑朝那个方向靠拢。 甲方:好吧,先这样,给你一周时间够不够? 乙方:至少两周。 。。。。 甲方:你妹,你弄一电动三轮车搭个雨棚给我。。。 乙方(尼玛,2万块,你还想怎么样?):要不这样,我再给增加续航能力,后面外接三块电池?

听起来很荒谬是不是?我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常常有人用低于10万块的预算跟我谈要做一个携程,一个天猫出来。严格来说这不是甲方的错,而是我们国内这个糟糕的软件外包市场里,甲方对于软件开发成本是毫无概念的,不良乙方又常常从中搅局,劣币驱良币的事时有发生。

而另外一个常被搞偏的概念是,某成功互联网产品,当初是极低的成本实现的,比如豆瓣,最初就杨勃一个人写出来的啊,你们凭什么动不动收几十万上百万的开发费?这里混淆了几个事实:

a)从概率上来说,豆瓣是成千上万个个人网站死掉之后,幸运地冒出来的。 b)豆瓣发展了多少年才到今天这样子?时间成本比看得见的金钱成本,更难估算。现在豆瓣的开发维护成本是多少?有人清楚么?

案例2:

另一个甲方:我听说,有人2万块能弄一辆像特斯拉的电动车出来。 另一个乙方:X总,我们1.5万,怎么样? 另一个甲方:好,先预付你5000,合作愉快。 另一个乙方:合作愉快。 。。。。 另一个甲方:你妹,给我一个三轮电动车加个雨棚再在前面搞个山寨特斯拉塑料不干胶Logo。。。 另一个乙方:(我听不见,我听不见,听不见,不见,见。。。。)

案例3:

又一个甲方:给我研发一辆类似特斯拉那种电动车,要多少钱?多少时间?快报价,我很急。 又一个乙方:嗯,这个,可能要2亿到3亿这样子吧,还是美元,可能要10年左右才能量产。 又一个甲方(尼玛,讹人呢?):嗯,我考虑考虑。 又一个乙方:嗯,再见,希望有机会能合作。

案例4:

今天最后一个甲方:给我研发一辆类似特斯拉那种电动车,要多少钱?多少时间?快报价,我很急。 今天最后一个乙方:x总,您预算大概多少? …

  • 第 1 页 / 共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