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几年了, 以前用"老楠"查询, 这个博客是在第一位的.

最近好像搜索结果被百度移除了, 也不知道哪里犯了忌.

不知道为什么, 居然有点开心.

同时, 不发不看朋友圈快2年了,  少花点时间在社交网络上是好事.

因为自己时间有限, 对可视化编程兴趣又不大, 教会了儿子自己上B站学Scratch.

今天不小心看到B站上某一段林毅夫和张维迎的“辩论”, 然后再看下面的评论, 突然有点担心起来....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让他对冲一下.

/media/upic/2022/04/13/img_4807.JPG

感觉骨传导耳机的音质甚至不如手机外放.....

前段时间试了下白噪音入睡,效果不错,但起来耳朵痒……还专门买了一个不入耳的睡眠耳机
女儿第一首固定的催眠曲是Leonard Cohen的《Nightingale》………

发现一个有趣的把整型id转成唯一字符串的实现,

有趣的不是这种实现, 而是他们居然把各种语言(有些非常冷门的)的实现都拉到一块来了 https://hashids.org/

/media/m/thumb-OuGXBX9BRnKz76JxIH2vdA.jpg

step 1. 

ssh-keygen

step 2.

ssh-copy-id -i ~/.ssh/id_rsa.pub root@192.168.1.100

step 3.

ssh root@192.168.1.100

远程执行命令 

ssh root@192.168.1.100 "df -h"

多条

ssh root@192.168.1.100 "pwd; cat hello.txt"
要不是年纪大了,主要兴趣也不在前端,真想学学react,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以为受益于开源世界的程序员多少带点脑子,哪想还是这么多二逼……突然想起鲁迅说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Failed to Setup IP tables: Unable to enable SKIP DNAT rule:  (iptables failed: iptables --wait -t nat -I DOCKER -i br-ad68cff97c8e -j RETURN: iptables: No chain/target/match by that name.

systemctl …

/media/upic/2022/02/28/rstponfz-what.jpeg

周日, 带儿子出去晒太阳, 在一个下沉式广场看到一伙大约为初中生年纪的学生在练习滑板, 除了一个少女, 其他人貌似都是新手, 就那个少女像蝴蝶一样在人群中穿来穿去.

男孩们为了取悦她在旁边努力表现.

虽然现在到处兵荒马乱, 这些小孩让我有那么一刻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

世界可能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了……
最近树莓派也涨的太离谱了,zero w卖近300元,正月碰上一个店家标价170买了一个2w,转眼就又提价了。听朋友说以前一个几块钱的芯片现在涨到80多,这是制裁还是疫情带来的?但性能更强可做桌面的pi400反而跌,刚出来那会儿动辄7、800以上,现在500,库存卖不掉?

二三十岁的时候,  曾经有过计划去吴哥窟呆个把月, 各种理由一直没去.

然后结婚生子, 再然后疫情, 这个愿望变得更加遥遥无期.

居然发现一个台北离职去吴哥定居的人的网站 https://www.mr-angkor.com/

人生哪能不留遗憾,有缺憾的才是人生啊……
戴着耳机听U2睡着,醒来感觉到刚毕业到广州时的那种孤独感。
/media/upic/2022/02/12/img_4022.JPG

疫情呆在家里快二个月了, 去马桶尿尿, 尿出来全是咖啡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