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没空看电影电视,前天看了权游最新一集,今天看了部恐怖片叫阴风阵阵,楼下蛙鸣声,我一直以为是电影里的背景音。
搞不懂为什么美术学院要用鲁迅命名,也懒得查。
自从快40岁患上鼻炎,感冒的痛苦指数上升了N多倍。
我很小的时候,可能刚刚上学没多久,独处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只有“我”需要借助外在设备才可以看到自己的全身?由此又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是不是我去世的时候,因为我对这个世界的感知就没了(假定如此),那么这个世界相当于不存在了……接受多年“客观唯物主义教育的过程中慢慢试图淡化这个想法……直到高中毕业后,我比较近距离了解软件并以此为生,然后前两年读了些量子力学的科普读物,再然后,这个问题又冒了出来。
我一开始就挺讨厌咪蒙的,这类作者从来不会告诉她们的读者只有爱、尊重和责任(并且顺序不能颠倒)才能改善男女关系,为了收割流量刻意挑起性别对立, 以及无底线讨好女性等等……虽然这些都只是精心设计的收割流量手段。 但封杀她还是一件令人觉得恐怖的事。
这个点了,躺在床上,门窗紧闭,为什么刚刚我会闻到童年时老家杀猪后开水烫猪毛的味道?

仓皇出逃

所有春节习俗,都来自农耕社会。但又还没进化成适应商业社会只有象征意义的节日。

所谓大家族团圆,各种繁文缛节,舟车劳顿,劳民伤财浪费时间的走各种一年见不上几面价值观迥异的亲戚,还有,烟花爆竹,都是我非常不喜欢近乎厌恶的事。
所有用煽情的方式讲的道理,都不可信。

谢土豪大半夜给我发微信,噼里啪啦发来几张作业的照片,说,我在辅导小孩功课,你能背这些诗不?这么多。

我说不能,要不你问一下群里那三个老师。

他说,要老子是国家主席,老子叫他们三个来喝酒,脑袋上一人顶一把枪,叫他们不许百度给我全背出来。

他娘的,还他妈的龟虽寿。

某健某限级,很多人看到了蠢和欺骗,但很少人看到危险。
在现在活着的中国人中,许知远是不是最笃信人文主义的那一个?

“人类从历史中所得到的教训就是:人类从来不记取历史教训” ------ 黑格尔

“让你遇到麻烦的不是未知,而是你确信的事并非如你所想”   ------  马克.吐温

很奇怪,戴上耳机写程序,听到年轻时认为肤浅的流行歌曲,刘德华的《17岁》,拼命忍住不掉泪。

有点搞不清楚自己的本我是一个什么样的面目了。

如果我说你是空气,那么我一定很爱你。

-------- 希望儿子长大后永远不用说出这句动人的情话

中文互联网上大多数的争吵,只不过是各自生活经验的激烈陈述,离观点之争还远得很。

-------- 偶尔看到这句话,醍醐灌顶。

看到的评论一下。

我很早就不太喜欢过春节了。

小的时候是因为家里人手不足够,父母经常会在这段时间因为一些琐事争吵。再加上,母亲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愿意倾其所有花在我们的教育等事情上面,过年却不是特别愿意像别的人家一样慷慨。

再后来,我对基于血缘伦理(这点跟母亲很不一样,她非常看重血缘伦理)以及走各种平常都不怎么见面的亲戚的虚伪仪式感深感不适,父母也不勉强我们非要跟亲戚密切来往,我也乐得回避这些事,但是难免也会碰到,家教对这方面的不看重,经常在这种场合自觉尴尬不已。

我刚刚粗略算了下,毕业后我有1/3左右的年是不回老家过的。有一年在上海,我年前辞了职,但是决定不回家过年,一个人在上海过,年后再回家看父母。大年三十下午的时候在电脑上看那部著名的《辛德勒的名单》,看得呜哩哇啦的,电影太长,不知不觉到了晚上肚子饿了出去找吃的 ...

/media/upic/2017/08/17/635923705961676641-1578771833_runner_main.jpg

停了两个月后,改公园里跑了,好像比在跑步机上受伤的情况有所缓解。

老严送的SUUNTO手表+APP记录,不再这里写了。

  • 第 1 页 / 共 3 页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