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百度已经把这里的搜索权重消灭掉了, 就稍稍放开点.

不知道小粉红这个词到底算是贬义还是褒义, 这几年发现大量的女性貌似属于这个群体, 我就猜想, 是不是这是对中国长期男权社会的一次反弹. 因为在改开前三十年里, 中年男性自由主义者在舆论场还是很有影响力的, 然后最近十年没落, 正好成为了反弹的对象, 那自由主义的对面是什么, 反弹主体就选择什么.

只是猜想, 不一定对.

/media/upic/2022/05/13/b1f9e879152a0daa_800x800ar.jpeg

耳机里响起野孩子的《竹枝词》,

突然想起女儿出生不久, 父亲刚过世那段时间. 因为家里就老婆我俩个大人, 女儿还需要抱着, 所以我们经常一家四口带着妹妹去医院定期检查, 有一天检查回来, 路过蜿蜒的恩上公路, 车里放着这首歌, 3岁的儿子在后座半闭眼睛跟着旋律晃动, 刚出生几个月的妹妹在老婆怀中熟睡.

父亲过世的半年里, 那是让我感觉最温暖的一个瞬间.

 

这特么疯了吗,树莓派zero 2w涨到500多了……

朋友问有人推销收费赛门铁客ssl证书的问题, 随手查了下, 好多这个证书的代理商网站用的都是Let's Encrypt 免费证书......

才发现, 这个博客十年了哦.

/media/upic/2022/04/20/img_4933.jpg

小的时候, 喜欢跟母亲到山上她开荒的土地,  路过满山的萝卜花.

现在应该是萝卜开花的时节吧.

好几年了, 以前用"老楠"查询, 这个博客是在第一位的.

最近好像搜索结果被百度移除了, 也不知道哪里犯了忌.

不知道为什么, 居然有点开心.

同时, 不发不看朋友圈快2年了,  少花点时间在社交网络上是好事.

因为自己时间有限, 对可视化编程兴趣又不大, 教会了儿子自己上B站学Scratch.

今天不小心看到B站上某一段林毅夫和张维迎的“辩论”, 然后再看下面的评论, 突然有点担心起来....要不要另外找个地方让他对冲一下.

/media/upic/2022/04/15/img_4566.JPG

早上微信,

同事 A. 欢迎参加疯人院大赛.

同事 B. 还好没响应号召不囤粮.

同事 C. 有路子不, 现在波兰我都愿意去.

感觉骨传导耳机的音质甚至不如手机外放.....

前段时间试了下白噪音入睡,效果不错,但起来耳朵痒……还专门买了一个不入耳的睡眠耳机
女儿第一首固定的催眠曲是Leonard Cohen的《Nightingale》………
要不是年纪大了,主要兴趣也不在前端,真想学学react,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我以为受益于开源世界的程序员多少带点脑子,哪想还是这么多二逼……突然想起鲁迅说学医救不了中国人……

不知道在社交网络上叫嚣全面脱钩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叫苹果不要怂只在🇷🇺禁售手机, 也从中国滚出去, 马上全面换“又便宜又好的国产手机”,

问题是国产手机的芯片全是外面的, 就算不是高端机也是英国ARM架构的, 所谓自研芯片比如以前的麒麟也是ARM授权IP的, 操作系统是Android的, 还全面换成鸿蒙...

服务器操作系统几乎都是Linux各种发行版, 包括民族之光华为的那些什么劳什子欧拉系统也是基于Linux的...

为什么不把现在所有IT设备都扔掉了呢, X86架构的东西CPU不来自Intel就是AMD

貌似都从没听说过🇷🇺人要叫嚣“全面抵制西方产品”...

这些人是真无知呢还是假无知...

/media/upic/2022/02/28/rstponfz-what.jpeg

周日, 带儿子出去晒太阳, 在一个下沉式广场看到一伙大约为初中生年纪的学生在练习滑板, 除了一个少女, 其他人貌似都是新手, 就那个少女像蝴蝶一样在人群中穿来穿去.

男孩们为了取悦她在旁边努力表现.

虽然现在到处兵荒马乱, 这些小孩让我有那么一刻觉得世界还是美好的.

世界可能再也回不到以前的样子了……
最近树莓派也涨的太离谱了,zero w卖近300元,正月碰上一个店家标价170买了一个2w,转眼就又提价了。听朋友说以前一个几块钱的芯片现在涨到80多,这是制裁还是疫情带来的?但性能更强可做桌面的pi400反而跌,刚出来那会儿动辄7、800以上,现在500,库存卖不掉?
人生哪能不留遗憾,有缺憾的才是人生啊……
戴着耳机听U2睡着,醒来感觉到刚毕业到广州时的那种孤独感。
/media/upic/2022/02/12/img_4022.JPG

  • 第 1 页 / 共 10 页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