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岁看周星驰那些电影的时候,从未想到过有一天回头再看,会看到哭。

这段时间,老听到一句歌词,虽然以前也听到过,觉得毛骨悚然。
原来猫头鹰古时候叫“枭”。
昨天晚上的风应该很大,客厅的枕头都被吹走了。
“我的生活迄今已经远远超过青少年时期的向往……十五岁时,我想象自己七十岁时成为世界著名的作家,一头波浪式的白发。如今我的头差不多都秃了。”——《坚决的意见》 ​​​
《上海堡垒》这个标题其实蛮不错的。
这些年观察到一个现象,我国人民在宏观上对规划报以极大的热情,但微观上,比如个人际遇,则更相信奇迹而轻计划,跟奥派经济学的精神正好反过来。
“去掉那些形容词,剩下的就是事实了。” — 《杀死一只知更鸟》
为什么我强调概念要清晰?现代中国人对“自由主义”这个舶来概念理解的肤浅程度令人发指。
刚看完《乐队的夏天》瞄了下《中国好声音》,后者的歌为什么大部分都像屎一样……多年前刘欢那一季还有些爵士啊什么的多种风格。不过导师们应该很有钱。
自从在中心书城把“中国人寿”看错成“中国人妻”之后,今天开车路过大运Coco Park把“巨幕电影”看成了“巨屌电影”.

离奇的人间,无辜的小孩。

以前洗澡是先洗脸后洗头然后洗躯干四肢啥的,现在改变顺序把洗头放最后面。 结果常常忘了洗头,然后睡到床上了又回去洗一次。
那照片让人心碎。
新裤子的花火有点出乎我意料啊。2002我刚毕业在广州感觉孤独的时候反复听过我去两千年,盘尼西林那个小伙子说必须改小众一点的,New Boy,我一下没回过神来,小众?后来想了想,应该是。
《乐队的夏天》还是有点意思,虽然更凌厉的无法上台。

公司在环球资源网上投了些广告,从去年底到现在操作他们的后台。。。这用户体验和技术烂的像是停留在二十年前的网站,无故宕机,前端debug代码写在alert里时不时跳出来给你惊喜,一九九几年风格的弹出式js dialog处处飞,填写表单报错说有必填项没填,又不告诉你哪个是必填项。。。jQuery版本停留在1.7,2011年那个稳定版本(年轻人都呛我们现在9102年了,大叔),我自认是强项在架构和后端,前端写的不咋地的程序员,点右键看一下他们的源码也吐血,直接怀疑是外包给小县城的团队开发出来的前端代码,

后端看不到代码,看起来是Java,但无故宕机,以及后台从登录到操作全程不https的风格,也没法让我相信他们后端强大,前端弱鸡来着。

这网站居然被黑石收购了,看来互联网企业跟技术先进真是没法直接挂钩,就算是美国互联网企业也不一定能。

断断续续看了好久才看完野口悠纪雄的《战后日本经济史》,像的地方太像,不太敢想。
左边是石芽岭,右边斜对面楼的灯光飘到阳台上,像月光。
人们总是重视短期经验,忽视历史经验,无视经验可能失效。
  • 第 1 页 / 共 4 页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