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

我的大学同学操哥姓操叫操奔,黑龙江人士。

当时到学校报道,操哥在宿舍内抱拳作揖跟大家自我介绍:我姓操,这个是第一声,不是第四声,我比大家都年长,我75年的,大家叫我奔哥吧。

后来所有人叫他操(第四声)哥。

操哥是我们班高考分数的状元,放在我们西部老少边穷地区,他的分数除了北大清华,随便选,但是在黑龙江,他就只能跟我们一起读三流大学。

操哥一开始是数学科代表,但自从他在数学期末考试的时候回头来问我:那一撇长长的啥鸡巴玩意儿。被监考的数学老师听到,愤而开骂,连积分符号都不懂,当啥科代表,然后操哥挂科,同时从数学科代表那个光荣职位上下岗。

下岗之后操哥死猪不怕开水烫,干脆天天翘课。第二学期金属材料期末考试,班上多人抓耳挠腮,同样监考的是金属材料老师,不忍之,到女生旁边小声提示。被操哥听到,操哥忿忿然说:这逼老头谁啊,看起来还像懂一点似的。

我答,这逼老头是任课老师。

还有一次流体力学考试,操哥为了表示仗义,把一道最难的答案传给了我,那道题对我来说太难了,我确实不会。我抄完之后觉得很不对劲,好几个变量都是凭空而降,没有任何推理就有值了,但我也不会,只好照抄交了上去。考完我问操哥咋回事,他想了半晌,一拍大腿:

他妈拉个逼的,我抄张辉那小子的,那道题目跨页,我可能只抄了后面那部分!

试卷批下来,我俩那道题分别得了一半的分数。。。

操哥后来恋爱了,准确来说是单方面恋爱了。

操哥喜欢那女生不是我们班的,是计算机系的,嘴唇有点偏黑,四环素牙,脖子上一圈圈纹路,喜欢穿一双中老年妇女穿那种中跟鞋。但我不能这么在他面前描述,我要说成,唇红齿白,走姿妖娆。我第一次在我们那层楼的洗漱间一边冲凉水澡一边如实描述时,操哥光着屁股呼啸着在楼道追打我,眼睛发红。

后来我就改成说他那计算机系女生唇红齿白,走姿妖娆,操哥满意地点点头,欣然接受。

可惜唇红齿白,走姿妖娆的计算机系女生不喜欢操哥,操哥下雨天追到她们教室去送伞,下雪天到图书馆去送暖手宝,唇红齿白,走姿妖娆的计算机系女生都礼貌地拒绝了。

每次被那个女生拒绝操哥就很伤心,都要买一瓶二锅头喝,我有次小心翼翼地问操哥,没戏了?他回答,没戏了。我说,那我说她四环...

操哥大骂:滚鸡巴蛋。

那时候我们班足球队轮流跟各个系的约球,踢输了的要输钱。终于约到唇红齿白,走姿妖娆的计算机系女生那班。操哥一开场就无比勇猛,刚刚进行几分钟,他就在小禁区争头球一脑袋顶在门杆上,血流如注,我们扶着他下场去医务室,特意路过对方女生拉拉队那边,我仔细看了下,没看到那个女生。

那天晚上操哥抽了几根烟之后,跑到女生宿舍楼下悲怆地叫:你倒是来看下球啊,你们班的球赛啊。。。

宿管阿姨出来骂他,嚷嚷啥呢,再不走我削你你信不信。

后来那女生找了个高高的男生,我问操哥要去削那男的不?操哥呸了一声,说,妈的那娘们喜欢小白脸。

从此再不见操哥去纠缠。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们毕业,操哥北漂,我南下广州。几年之后在那个Chinaren同学录上看到操哥宣布要结婚了,看照片他老婆胖胖的,操哥在她身边笑得像个孩子,眼圈发黑。

我在下面留言,操哥你不行哪,纵欲过度的样子,眼睛黑成那样。

操哥说滚犊子,你加我QQ:734800302。

那时候网上的墙还不像现在这么厚,不良网站上日本那些老师们的摄影作品唾手可得,我经常在QQ上问操哥,在干嘛呢?操哥回答,开会呢,我就发一张三点尽露的日本老师照片去,他就骂,你小子不要太那啥了哈。

05年在上海的校友会,我在计算机系一小子的电脑里面看到了操哥那唇红齿白,走姿妖娆姑娘的照片,他们说她去新疆当了兵,后来嫁给了一个团级干部还是怎么的,我跟他们要了那张照片,在QQ上发给操哥。

操哥没有像以前一样骂滚犊子,QQ头像黑白,一动不动。

又过了很多年,我去北京,跟在北京的同学聚会,不见操哥,大伙说操哥结束十年北漂回东北老家,他们那个小县城去开家私店去了。

操哥回老家前跟他老婆打了一架,他老婆说,诺基亚放那姑娘的照片当壁纸,我忍了,HTC上放那姑娘的照片当壁纸,我也忍了,他妈的换到iPhone4了还放那女的照片当壁纸。

操哥跟他胖老婆打了一架,打不赢,被修理,怒而摔烂iPhone4,说不过了,回老家。

操哥老婆跟着他回了黑龙江老家,2015年元旦,好多年不见的操哥在同学群里发他跟儿子的合影,说:小伙伴们恭喜我吧,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妈的,胖娘们就只能生胖小子了。

十二个故事
阅读(1609) 评论(0) 2015-01-29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 "name@something.com"
输入类似这样的地址"http://someaddress.com"
验证码 不区分大小写(看不清)